拳交原千寻

 首頁 >> 哲學 >> 來稿首發
理論與實踐的匯通:權利的形而上學
2021年04月12日 15:0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子悠 字號
2021年04月12日 15:0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子悠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21年3月27日上午,世界本原文化研究院舉辦的主題為“權利的形而上學”的學術沙龍在北京舉行

  2021年3月27日上午,主題為“權利的形而上學”的學術沙龍在北京舉行,這是世界本原文化研究院今年舉辦的第二場學術交流。會上專家學者圍繞主題和黃裕生教授的著作《權利的形而上學》展開對話和探討。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共中央黨校、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的近20位學者參加。

  對話共分兩個時段進行,上半場是主題報告和評議,下半場是自由討論。上半場,清華大學黃裕生教授作主題為“權利的形而上學”的專題演講。隨后,中國社會科學院尚杰研究員、中共中央黨校李文堂教授、中國人民大學聶敏里教授、北京師范大學朱會暉副教授等進行評議。主題報告和評議環節由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馬寅卯副研究員主持。

  

  清華大學黃裕生教授作主題演講

  黃裕生在報告中,首先結合自己親身經歷的故事,講述了自己遇到的困惑和對政治哲學感興趣的原因,以及對政治哲學問題思考的歷程。童年和青少年時期成長中遇到的生活困境,在他心里引發了一連串問題:“為什么不種糧食的人有糧食吃,而種地的農民反而沒有?”“為什么有人可以隨便惡待在自己心目中善良的老人?”這些縈繞在他心頭的困惑促使他在研究第一哲學時力圖把第一哲學的討論貫穿到對政治哲學的思考。所以,在他的《權利的形而上學》一書里對核心主題即權利原則的討論,既有實證的事實依據,也有超驗的可靠論證。

  接著,對《權利的形而上學》這一著作,他著重介紹了自己有突破的四個方面工作:一、在康德哲學基礎上,通過引入相互性關系環節,重構了對自由意志的論證與對普遍道德法的演繹,并通過引入“自主的行動空間”這一概念,在對道德法進行轉換性表達基礎上,更為準確、清晰地完成對權利法則的論證。在此基礎上,他闡明了權利不僅是一個人相對他人而言不可入侵的一個行動空間,且是一個人對自己而言修德進業必備的自主空間。二、從存在論意義上的自由存在演繹出六大“自主的相互性關系原則”,以此論證人類的初始狀態必是一種基于自主的相互性關系的倫理社會,而不可能是“自然狀態”,據此他又質疑并修正了契約論國家學說和有機整體論國家學說。三、通過論證自由是來自自然而又是最高的自然,對訴諸“低版本的自然正當性”的各種保守主義進行歸類與質疑,重申了近代以來人類思想對基于人的自由的正當性的捍衛。四、對被全球化奉為相處原則的多元原則的正當性基礎進行了追究,并據此闡明了多元原則的限度。這些方面構成了全書的核心內容,是該書的上篇,即“理論篇”。

  《權利的形而上學》于2019年6月商務印書館出版后,在學界引起很大關注。該書是一部對公共實踐領域展開形而上學思考的政治哲學專著,分為上、中、下三篇。中篇也即“歷史篇”,是在上篇提供的理論視野下,對近代四個最重要政治哲學家的主要作品展開討論,展示了近代哲學如何從自然狀態與自然法轉向從自由與自由法去論證權利原則的歷史進程。下篇也即“現實篇”,基于“理論篇”確立的分析框架對時代所面臨的一些世界性問題,如全球化背景下的多元原則本身及其界限,以及權利理論與民族國家理論究竟有什么關系等問題加以澄清,并試圖做出回答。

  

  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尚杰作評議

  主題報告后,尚杰首先評議,他談到,黃裕生教授的《權利的形而上學》是近年來國內政治哲學領域的一部重要著作,全書以自由概念為核心,追溯了近代以來權利觀念的歷史變遷,功力非常扎實。尤其難能可貴的是,作者將學術視野放眼當今時代所面臨的全球化背景下的多元原則本身的正當性問題,多有獨立思考的理論創見。誠然,這些見解值得國內學界的熱議,它們都是當今政治哲學領域的關鍵話題,有極其強烈的現實意義。但是,尚杰說,該書從形而上學視角考察權利概念的歷史與現實,也論及全球化背景下的多元原則,因“差異”和“他者”的存在,那么如何理解“一”與“多”的關系,該書涉及“權利”概念的起源,也應該考慮后現代哲學對這個問題的思考并有所回應。正如一切源于形而上學的概念一樣,傳統哲學中的“權利”也隱藏著同一性和抽象的普遍原則,但現實的真相是差異?!耙弧笔侨绾谓y一差異的?是否真能統一?差異是否能返回傳統哲學所謂同一性原則?它們之間無法調和的沖突是否真能化解?“一”與“多”的起源和歸納問題,其緣起的復雜性理應是“權利的形而上學”要考慮的。

  主持人馬寅卯談到,尚杰提出了一個不同的維度,作為有著法國哲學背景的尚杰強調所謂的差異性是他的特色。而馬寅卯認為,黃裕生突出的是同一性原則,所以有必要用差異性原則來作為一個補充,這兩個維度之間更多的是互補關系而未必是對立的關系。

  

  中共中央黨校文史部李文堂教授 

  李文堂評議中說,20多年前自己也曾擬過權利起源的研究題目,但沒寫出書來。黃裕生從形而上的維度來論證權利的起源,這是他的一個很重要的關切。他的權利問題意識很早,關于權利的形而上學論證,是近幾來年的工作,這很不容易。他多年的思考匯成了本書,涉及面很廣,討論了自由主義、共和主義和保守主義等不同的政治哲學的權利觀。他比較有學術價值的思路是他的第三條道路的思考,試圖解釋個體主義與整體主義之間的關系,找出在倫理共同體中實現個體權利的平衡點。李文堂認為,全書核心涉及到權利起源的先驗性與經驗性問題。之所以叫權利形而上學,是因為有權利起源的先驗性原則。權利是與他人關系而言的,進入倫理社會之前的人,是自然狀態,不需權利主張。進入倫理社會狀態,需要相互承認人的尊嚴,就是承認人是一個權利主體,這是絕對的,先驗的,內在的,形式的,這不取決于歷史社會經驗,不受時空條件限制。這個意義上是形而上的。但是,李文堂指出,人的尊嚴、權利需要有一個實現方式,比如通過身體、財產等方面的權利自由,黃裕生稱之為自主空間,他則稱之為外在自由。這個是經驗的起源,受時空限制,是相對的,歷史的,文化的。李文堂認為該書有幾個重要思路值得關注:一是從德性自由或內在自由原則出發克服原子個體主義契約論的缺陷。從英國的傳統開始討論個體權利問題,從霍布斯到洛克的權利觀是基于自然狀態的自然權利,比較強調個體的外在自由;但是盧梭與康德的自由問題與德性相關,變成了內在自由。黃裕生說自由是最高的自然,實際上就是把自由視為我們人的先驗的內在德性,具有康德意義上自我立法能力。通過絕對命令承認他人與自己一樣是一個有人格尊嚴的權利主體。二是他從人的時間敞開性原則出發理解人的自由。因為人是時間性的存在,不是固化的原子個體,是向自己未來可能性不斷敞開,所以才是自由的,才可能與他人共處進入歷史性與社會性。李文堂認為這個思路是受了海德格爾的影響,而這個原則還需要進一步貫徹到權利的起源解釋中去,特別是權利的經驗性起源問題,是與時間性、歷史性相關的。

  最后,對于黃裕生的講的權利形而上學的兩個重要的維度,即自由的原則和敞開性的原則,李文堂表示,都很贊同,并有共鳴。但是,他認為有些論證,比如權利與德性關系孰先熟后怎么擺更自洽還可完善;因古今政治模式之別和中西歷史的復雜性,理論上是一種建構,現代性起源不是簡單按時間順序安排,古中有今的情況需要考慮進去。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聶敏里教授做評議

  聶敏里的發言圍繞《權利的形而上學》該書的主題做了深入的評議,并以“社會契約論:對政治的先驗構想”為話題行進了對話。聶敏里首先對《權利的形而上學》做了兩點評價:一是,《權利的形而上學》是基于盧梭–康德的自由主義傳統,在充分吸收霍布斯–洛克自由主義傳統的前提下,對自由主義政治哲學的一個全方位的建構。該書三個部分中,第一個部分是基本理論的構造;第二個部分是對兩個自由主義傳統的梳理,上溯至西塞羅,探究其自然法的端倪,最后,前行至康德,達到對自由主義政治哲學根本形而上學原則的探賾。第三個部分是在前兩部分理論資源的基礎上對當代世界政治一些重大問題的考察和分析。他認為,該書是有所為而作,懷抱著極大的理論抱負和思想關懷,是一部思想價值很高的著作。二是,《權利的形而上學》能夠運行在先驗原則的形而上學高度,基于最根本的先驗原則對政治進行理論建構,并且充分熟悉和利用在這方面的來自盧梭和康德的理論資源,因而最大程度地彌補了國內自由主義政治哲學在形而上學這個層面的理論短板。

  接著,聶敏里指出,《權利的形而上學》一書的基礎理論根本上是在社會契約論的傳統中展開的,并進一步對社會契約論傳統本身進行了探討。他說,社會契約論在根本上是秉承從古代晚期逐漸發展起來的自然法傳統而來的。實際上,它可以說是古代和中世紀自然法傳統的近代版本。在他看來,整個近代社會契約論傳統,無論是霍布斯–洛克式的,還是盧梭–康德式的,都是建基于人的作為個體的自由存在,是基于個體人的自由存在對政治、社會的先驗構想。而這樣一種構造由于訴諸的先驗原則——亦即人的作為個體的自由存在——構成了歷史的一個新起點,從而,社會契約論所構想的政治、社會也就具有歷史的新開端意義。因此,聶敏里想給這種先驗主義的政治、社會架構提供一個不同的觀察視角,也就是歷史主義。社會契約論所提供和論證的政治、社會模式實際上是對一種具有歷史合法性的政治、社會架構的先驗化,使其從歷史合法性的規定中脫離出去,變成一種絕對、唯一、永恒的人類政治、社會架構,甚至成為一切人類社會、全部人類歷史能夠得以成立的唯一合法的前提。 就這種政治、社會架構是需要確立和正在確立的歷史現實來說,這種對政治、社會的先驗化具有歷史現實意義。因而,它雖然在思維方式上是先驗的,也就是說在理論上具有超經驗的思想旨趣,但是,它卻可以不斷從現實中獲得其現實性和現實意義的印證。這也是盧梭和康德以那樣一種形式化的方式論證他們的理想共同體,卻能夠激起那么多的人的共鳴的原因所在。因此,一種歷史主義性質的思維所要求的就是對當下歷史現實條件的關注,和對當下歷史現實條件下的公平與正義的尋求與建構。它更關注的是人的實質性的權利的獲得,而不是在一種抽象的、形式性的權利訴求下忽略由于種種現實和歷史原因所造成的人的實質的權利關系上的不公正、不平等。

   

  北京師范大學哲學與社會學學院朱會暉副教授作評議

  朱會暉評議時指出,在《權利的形而上學》中,黃裕生教授基于多年對政治哲學史的堅實研究,深刻揭示了西方古代與現代政治思想的根本差異,呈現了對現代政治思想演進的基本脈絡,更回應了當代諸多理論問題與挑戰。他認為,黃裕生延續并有力推進了德國式的、康德主義的權利學說,體現了很強的理論原創性與思想性,實現了非常重要的理論突破,有著深層的現實意義。在他看來,對黃裕生而言,權利學說不應只是政治的,首先應是形而上學的。政治原則不應只基于開明的利己主義與互利原則,更基于每個人不可侵犯的尊嚴與應得的尊重,否則,每個人平等的商談、訂立契約的權利無法得以確立。由此,提出的是一種有原則的、有根的自由,即以每個人的自由意志為平等尊嚴的基本根據,在理論上來確立起每個人平等的道德地位,從而超越相對主義與功利主義,確立起每個人不可侵犯的政治權利。這種平等的權利原則并不反對諸多的歷史性的、社群性的文化的多樣性,反倒為這種多樣性提供確定的正當性根據,并劃定其合理性邊界。

  他說,黃裕生的學說實際上有力地張揚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理論需要專業的知識,實踐需要機巧與明智,我們也要清醒地思考,什么是我們應當堅持的基本觀念與原則,什么是前行的方向。

  主持人馬寅卯針對評議和發言人回應指出,通過發言,黃裕生教授覺得大家的批判性還不夠。其實我們考慮過,對話最好能針鋒相對,但是機緣沒那么巧合。在以后的沙龍活動中,會更側重邀請有不同維度的學者參與討論。

  下半場的自由發言,由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詹文杰副研究員主持,與會學者圍繞主題從不同層面進行了對話與交鋒。中國社會科學院外文所黨委副書記崔唯航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羅傳芳、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陳霞、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馬寅卯、中國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員趙法生等分別發言。黃裕生對發言人提出的問題進行了回應。

    

  中國社會科學院外文所黨委副書記崔唯航研究員在發言

  崔唯航表示,黃裕生對權利的形而上學問題做了一個精彩論證,很受啟發。從比較的視域看,其論證具有比較典型的德國傳統的色彩。德國傳統對于權利問題的論證,路徑主要是要超出經驗領域之外,進入超越或先驗領域,并從中尋找權利的最終根據;其運用的方法主要是先驗的演繹方法,即從一個最高原理或第一原理出發,推演出權利,具有理論上的徹底性和深刻性。但是,崔唯航認為,德國傳統對權利問題的論證存在一些薄弱環節,如果從英國傳統出發,就會發現不同的面相。一是,德國傳統的基本思路是必須求助一種形而上學體系來論證權利問題,否則就缺乏根基。而問題在于,自古以來,形而上學體系多種多樣,彼此之間很難區分高低上下,要找出一個大家公認的形而上學作為出發點,極其困難。二是,即使找到一個出發點并展開演繹,推演出權利來,但問題在于,這種權利僅僅是理論上的權利,而不是現實中的權利,換言之,這僅僅是權利的可能性,而不是現實性。對于政治哲學研究來說,更為重要的問題是如何保障在現實中享有權利。三是,從研究的趨向來看,20世紀以來,英美的政治哲學研究逐漸遠離甚至拒斥形而上學傳統,把注意力轉向了形而下的層面,轉向具體的法律、制度甚至政策層面的研究,在他們看來,這才是更具研究價值的重點所在。崔唯航認為,這條研究路徑和傳統,也需要我們直面并反思其意義和限度。

  

  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陳霞在發言

  陳霞在發言中談到關于“自然”的問題。她說黃裕生介紹《權利的形而上學》一書時提到“自由是最高的自然”,這一觀點對她很有觸動。她注意到,最近幾年道家學者很重視“自然”的討論。在她看來,道家的“自然”,也可以從“自然與自由”的關系角度來思考。葉秀山老師曾經有這樣的分析,他說:“在老莊的思想里,自然就是自由,自由也就是自然?!钡兰摇白匀弧钡目傮w意思是本來如此,它由“自”和“然”兩個字組成。簡單地說,“自然”也就是自己如此,自然而然。自然的反面可以是不自然。如果從外在賦予事物自身不具備的東西,那就是不自然,是對事物的干預。陳霞認為,從擺脫強制、從非本真退出而回歸本真、使事物能夠自己,自己塑造自己、自己實現自己、保持各自的可能性等意義上說,自然有自由的涵義,從道家的“自然”能推出“自由”。

  羅傳芳發言中談到,該書是一本有著終極關懷和現實關切的學術著作。所謂權利(right),從本義上看,就是正當性,是人之為人應該有的內涵。在中國文化里雖然沒有明確的“權利”概念,但是有對人之為人的理解和要求,比如儒家最早的人禽之辨、君子小人之辨,其實就是講人應該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這是對權利的最初表達。所以“權利”是一個本原性問題。黃裕生從第一哲學、德國哲學形而上學的角度給權利一個理論上的論證,這得益于他的專業基礎,做了一個很好的系統性的奠基工作。他的特點是能夠自由出入哲學史,沒有常見的掉書袋習慣;而且有自己的問題意識,通過推理思辨,形成了一套比較成熟的解釋框架。從這一意義上講具有原創性。

  

  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羅傳芳在發言

  羅傳芳也指出,黃裕生的研究具有很強的觀念論色彩。觀念論的特點是概念、命題像定律一樣??墒侨祟惿鐣匀唤绮灰粯?,如果能用定律解決的話,今天可能早就是幸福的大同世界了。權利在現實中有一個歷史展開的問題,從最早對權利的論證到后來演化出不同的結果,包括每個歷史階段權利展開的方式,都很不一樣。如何解釋這些?用觀念解釋觀念是一個思路,但是如果要追問支撐觀念的最后根據是什么?觀念在現實中為何沒有實現或表現出復雜性?這就涉及觀念所依據的現實條件,僅用觀念解釋觀念就不夠了。

  馬克思是另一條路徑,可以做為參照。有人說馬克思的哲學味兒不足,其實這正是馬克思哲學的特點。馬克思是黑格爾的學生,但他把黑格爾的方法顛倒過來,最終走出了觀念的循環論證。如果說到哲學的轉向,馬克思的變化無疑是一個根本性的轉向,即不是由觀念規范歷史,而是把“絕對理念”放在歷史過程中考察,找出其客觀必然性;不是由哲學家發現、推演出絕對真理,而是從無數個體的社會實踐中看到具體的權益訴求,從而從理論和實踐上推動這一事業。從19世紀后半葉到20世紀初,國際工人運動正是通過與資本的博弈,爭取到了諸如八小時工作制、工會合法性、普選權、設立自己的節日(如五一國際勞動節)等一系列實實在在的基本權利,這是整個人類解放事業的一部分。到這里,權利的表達就由觀念(正當性原則)變成了法權概念。馬克思對待問題的方法基于他的唯物史觀。唯物史觀不僅從物質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闡釋觀念,而且也為觀念包括自由和權利的實現找到現實的途徑,這是馬克思工作的偉大之處,也是與空想社會主義不一樣的地方。

    

  中國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員趙法生在發言  

  趙法生認為,黃裕生著作,從西方哲學發展角度,對權利的形而上學做了一個深入系統的論證,是權利哲學研究的重要成果。權利形而上學的核心是自由意志,自由意志問題和現代新儒家的關系密切,如何消化康德的自由意志以重構儒家哲學,是以牟宗三為代表的現代新儒家的核心關切。他們一方面借鑒康德黑格爾哲學,完成對于儒家道德自由意志的普遍和必然性的哲學論證,另一方面又力圖通過現代社會的政治架構使權利原則落到實處。牟宗三的道德形而上學的思想深受康德自由意志觀念的影響。他主要從孔孟仁學中探尋自由意志的根據,把儒家稱為生命的學問。他認為儒家有一種內在的精神生命,支撐著儒家的君子人格,建構了儒家的精神主體性。他認為仁義就是意志自由的確證,殺身成仁舍生取義,表明儒家道德具有超越意義,也就是他所謂的內在超越。他認為康德沒有心性觀念,他的實踐理性只是理性原則,不具備活動能力。同時,他也認識到傳統儒家思想的局限,即只有主觀性原則而沒有客觀性原則,缺乏實現仁愛價值的制度安排。為此,他提出了坎陷說,要求良知后退一步,以便開出民主與科學,通過民主科學來確保每個人天賦的價值實現。在趙法生看來,從良知中同時開出科學和民主的設想,本身存在內在矛盾。因為科學處理的是人和自然的關系,而民主是人際關系的一種制度安排??偲饋砜?,現代新儒家在在消化西方的自由意志和權利思想方面,促進中西哲學會通方面取得了歷史性成就,但其思想建構仍有許多值得商榷之處,有待于在中西思想的對話中予以拓展和深化。

  

  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馬寅卯在發言

  馬寅卯發言中談到,無論從思考的深度、切入的視角,還是系統性來說,黃裕生教授的《權利的形而上學》都堪稱中國政治哲學研究領域具有標志性意義的著作。國內的政治哲學研究以經驗性和分析性研究為主,而本書則是把政治哲學,把權利問題作為形而上學來進行研究。所以,我首先要澄清一個說法,就是把形而上學與政治哲學并置或者對立的說法,形而上學并非一個與存在論或者認識論或者倫理學并列的部門哲學,而是對問題的一種獨特的追問方式,是一種為哲學主張尋求先天原則并從先天原則出發闡明學說的“做哲學”的方式。自從康德明確區分了自然形而上學和自由形而上學或者說物理形而上學和道德形而上學以來,形而上學不局限于自然或理論領域不應再是一個問題。關于政治哲學的研究或者關于權利問題的研究,不僅可以是形而上學,而且應當是形而上學,至少形而上學是不可缺少的視角,如果這種研究的目的是要為政治哲學或者權利尋求和奠定基礎的話。在這個意義上,政治哲學也可以是純粹哲學,甚至可以是第一哲學。但是我們還是經常聽到這樣的批評聲音:政治哲學不需要形而上學的維度,只需要現實的和操作層面的維度。這種說法過于流于表面。一些基本的價值觀和基本的原理并非一經發現就一勞永逸,而是需要不斷地探尋、確認、論證和重申的,否則很容易出現反復和倒退,這樣的事例不僅在實踐領域有,在自然科學領域也時有。人們可能會憑直覺覺悟到一些基本原理,洞察到一些基本價值,但是如果不通過嚴密的論證把它們牢固地確立起來,就隨時會出現搖擺和變動,就會在一些似是而非的反駁面前潰敗和迷失。他認為,政治哲學如果要成為一門真正意義上的科學,就應當致力于尋求和論證人之為人的一些根本的和普遍的價值,而不只是尋求一些地方知識。它不能失掉其目標和原則,不能滿足于只是在經驗的層面上關注現實利益的博弈。

   

  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詹文杰副研究員主持下半場的自由發言 

  最后,主持人詹文杰代表世界本原文化研究院對與會學者和朋友表達了感謝。他認為,政治哲學的古今之別的確是重要的理論問題,也具有特別的現實意義,而權利原則無疑是現代性社會的核心標志之一,因而他在原則上贊同黃裕生教授在考察近代政治哲學史的基礎上提出的關于權利的形而上學論證。不過,他表示,正如各位評議學者所提出的那樣,我們或許還需要對形而上學的同一性原則、抽象的普遍性原則和先驗主義原則有所反思,從而以某種方式引入歷史主義的視野,在具體的社會歷史過程中去更好地考察權利的經驗性起源和個體自由的發展史等方面的問題。

 ?。ㄗ髡邌挝唬菏澜绫驹幕芯吭海?/p>

  

  下半場自由發言

  

  

  

作者簡介

姓名:子悠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拳交原千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