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交原千寻

 首頁 >> 文化建設 >> 評論
編劇代勞的吐槽臺詞以及讓人尷尬的提詞器
2021年04月13日 15:11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鄭捕頭 字號
2021年04月13日 15:11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鄭捕頭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脫口秀演員穿大褂齊唱《大實話》,一邊說脫口秀一邊唱“哥哥面前一條彎彎的河”,在陣陣大笑和歡呼聲中,《吐槽大會》第五季落下帷幕。

  有人說,贏得年度冠軍的是歌手出身的大張偉,而不是那些專業脫口秀演員,有些不合時宜。其實《吐槽大會》舉辦了五季,只有一季是脫口秀演員奪冠——王建國,其余都是其他領域的嘉賓笑到最后。而且論《吐槽大會》第五季開播以來遭遇的種種爭議,冠軍身份歸屬根本不算什么問題。

  其中掀起軒然大波的是范志毅對中國男籃的吐槽。當天他的言語之犀利、吐槽之大膽,讓很多觀眾高呼過癮,但同時也引發了一連串反應。在重重壓力之下,后一期與體育有關的節目先是暫停播出,而后被“直接跳過”。幾乎就在同時,《吐槽大會》第五季的嘉賓之一楊笠代言的產品遭遇舉報,而后表演嘉賓念提詞器的畫面又在網上曝光。很多“不明真相”的觀眾這時才明白,原來演員們在臺上吐槽那么穩準狠,都是照著現場提詞器讀出來的,那些稿子甚至也不是他們本人寫的。

  提詞器真的有那么可恨嗎?

  基于節目目前的運作模式,提詞器是為了保證錄制效果不得不進行的安排,而且基本是逐字稿。每一期節目的錄制過程都非常緊張,很多時候臺詞都是當天寫完當天錄制,嘉賓和脫口秀演員都來不及全部背下來。盡管已經是在那里“讀稿子”,嘉賓的表現還是有高下之分。

  另外,吐槽臺詞由編劇組撰寫這件事,也是行業內人所共知的“秘密”。來自各行各業的嘉賓表演者并不具備脫口秀經驗,即使他們能夠寫出幾句臺詞,距離成熟的脫口秀文本還是相差很多。當然嘉賓會提供素材,甚至提供幾句臺詞,但為了讓臺本更專業同時也提升效率,絕大部分撰稿工作都是由編劇團隊完成的,為嘉賓量身定做,深度貼合他們的人設,而且各位嘉賓之間的表達有呼應串聯。

  作為第五季節目的高光時刻之一,許知遠對其他嘉賓的那段“文化式吐槽”,相信很多觀眾都印象深刻。在《十三邀》等節目中,許知遠以知識分子的形象出現,到《吐槽大會》他依然以這樣的面貌示人,言語卻多了更多譏諷和傲嬌,把很多看似伶牙俐齒的表演者都懟得心服口服,令人拍手稱快。

  許知遠在表演中最令人擊節贊嘆的,是那一段精彩的“一鍵三連”。他說:“張大大,小說是作家寫的假的事兒;李誕,作家是一種你以為你在從事的職業;閻鶴祥,職業你曾經擁有過?!边@段高水準的吐槽在網上瘋轉,讓很多人看出原來知識分子吐槽可以如此降維打擊,而且還顯得那么優雅。但這段臺詞基本不是他寫的,而是來自脫口秀演員周奇墨、Rock和顏怡顏悅姐妹。

  脫口秀與相聲的重要不同之一是臺本必須由表演者本人原創,而《吐槽大會》的嘉賓坐享其成,是否有違脫口秀行業的行規?

  說起來《吐槽大會》這樣做,也不是完全的自作主張?!锻虏鄞髸纷钤鐝拿绹徺I節目版權,請脫口秀演員和名人嘉賓互相批評和吐槽。盡管西方的脫口秀歷史悠久,但上臺的那些明星同樣不具備創作高水平脫口秀文本的能力,同樣需要借助節目組的編劇力量。而關于提詞器,美國的相關節目也如此設置過,有的嘉賓甚至手拿稿紙上臺表演,念稿子的狀態更是不加掩飾。

  有人就評價說,其實本季《吐槽大會》不是不該設置提詞器,而是表演者易立競看提詞器的照片不該被泄露出來,顯得不夠瀟灑和體面。不過節目組編劇還是反應迅速,圖片曝光之后,易立競很快在后面的表演中回應:你以為提詞器是在提醒我怎么吐他們嗎?不,提詞器是在限制我只能這么吐他們。

  去年《脫口秀大會》第三季破圈之后,《吐槽大會》第五季通過調整賽制等努力,同樣獲得了成功。在很多觀眾眼中,這兩個節目沒有太多不同,都是脫口秀表演,很多表演者重合,且都是采用比賽形式。由于《吐槽大會》只有吐槽,《脫口秀大會》楊笠吐槽等橋段也最為引人關注,很多人認定脫口秀就是要冒犯,只有冒犯才是脫口秀。這又是一個重大的誤區。

  《脫口秀大會》大多數時間是針對主題進行個人闡發,這時候節目中就開始百花齊放,運用各種手法進行文本創作和現場表演?;赝谌镜膬热?,除了楊笠對男性的冒犯,其實還有大量不具有任何攻擊性的幽默成分存在,有些演員甚至不冒犯別人,而是冒犯自己,也就是自嘲,比如李雪琴。周奇墨貢獻出不同一般演員的表演,很多內容都來自他平時對生活場景的深入觀察,那段展現進藥店買藥經歷的演出,不是吐槽也不是自嘲,是由于那種尷尬和內心獨白讓觀眾感同身受,讓大家心領神會地笑起來。

  在脫口秀進入國內時間尚短、接受度不夠的情勢下,脫口秀演員需要不斷探索,脫口秀觀眾也需要慢慢適應。其實相較于西方,我們的脫口秀行業走過的是一條很不一樣的道路。在美國,大部分脫口秀演員都進行線下演出,舉行個人專場,上節目表演的鳳毛麟角,從業者的成長路徑是從線下到線上。

  而我們這邊目前很大程度上是節目驅動,一些在綜藝節目中大放異彩的脫口秀演員,其實沒演過多少線下演出,他們更適應脫口秀節目而不是線下表演,更不以舉辦個人專場為榮。盡管國內也有一些演員一直從事線下演出,也有佼佼者舉辦個人專場,但由于他們很少在線上節目露面,知名度不算太高。就像周奇墨,他前些年算是線下表演之王,在業內為人稱道,但直到登上《脫口秀大會》第三季的舞臺才為大眾所知。

  不管是線上節目也好,線下演出也罷,近兩年脫口秀市場比起前些年已經大有起色。一個良性的狀態應該是,線上節目吸引人們接觸和認識脫口秀,而后再走進小劇場欣賞現場演出。走進現場人們就會發現,原來脫口秀分為兩種,一種是綜藝節目,一種是現場演出。劇場里演員都演繹自己寫的臺詞,也沒有讓人尷尬的提詞器。(鄭捕頭)

作者簡介

姓名:鄭捕頭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蔡毅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拳交原千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