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交原千寻

 首頁 >> 應用經濟學 >> 金融學
【網絡文選】數字貨幣信用與新貨幣說理論構建
2021年03月11日 11:5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1期 作者:楊延超 字號
2021年03月11日 11:5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1期 作者:楊延超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數字貨幣正以驚人的速度在全球蔓延和發展,由此引發了全社會的廣泛關注與討論。

  區別于以往任何形式的數字化資產,數字貨幣具有以下特點:一是以去中心化為根本特征。數字貨幣從伊始就選擇了去中心化的逆向編程思想。二是具有可編程性。區別于現實世界中物理屬性的資產,數字貨幣實質上是以計算機編碼作為表現形式,這使得它在本質上具有可編程屬性。三是以密碼學算法實現安全驗證。在數字貨幣的語境下,用戶對于數字貨幣的控制,是基于密碼學原理的公鑰和私鑰的安全架構完成的。

  一 數字貨幣的法律屬性

  數字貨幣的法律屬性,關系到數字貨幣法律體系建構的根基,又涉及金融安全監管的路徑選擇。

  關于數字貨幣法律屬性學說總體分為兩類:一類系非貨幣財產學說,一類系貨幣說。非貨幣財產學說否認數字貨幣為貨幣,主張其屬于普通財產;貨幣說則主張數字貨幣屬于貨幣。非貨幣財產學說在其發展演進過程中有商品說、數據說、證券說等幾種代表學說。就經濟屬性和法律界定而言,數字貨幣與商品、數據、證券等既有的財產概念均存在根本區別。非貨幣財產學說在解釋數字貨幣法律問題時,存在不可調和的邏輯沖突和難以彌補的理論缺陷。

  貨幣說主張數字貨幣的法律屬性為貨幣,德國和日本系該學說的主要踐行者。德國于2013年率先立法承認比特幣為合法貨幣,日本也于2017年修改《日本支付服務法案》將比特幣視為像貨幣一樣的支付工具。

  貨幣說面臨的首要困境是20世紀以來的國家貨幣理論。該理論將貨幣定義為國家發行的、作為法定清償和記賬手段的信用貨幣。 事實上,國家很早就掌握了貨幣發行的權力,并且通過立法的方式壟斷這一權力,貨幣主權也被視為國家當然的權力。國家控制貨幣發行權,其本質系由國家作為貨幣發行的信用擔保,并由此賦予了貨幣合法性的基礎。

  在反對貨幣說的學者看來,數字貨幣去中心化的特征完全背離國家貨幣理論的發展路徑,去中心化所產生的監管困難、被用于洗錢、犯罪等更成為反對貨幣說的重要理由。

  在受到國家貨幣理論責難的背景下,哈耶克的貨幣非國家化理論漸進成為貨幣說的重要理論基礎。進一步說,哈耶克的貨幣發行理論并非系徹底去中心的,而是從傳統的國家中心轉變為以私人銀行為中心。

  國家貨幣理論和貨幣非國家化理論,都受到其所產生的歷史年代的局限性。在上述理論產生的年代,計算機算力和密碼學發展都遠不如今,更不存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由此注定了上述理論所設定的假設前提均難以有效應用于數字貨幣的應用場景,這也使得它們在支持或是反對數字貨幣為貨幣的爭辯中缺乏應有的說服力。如此,要進一步探究數字貨幣的法律屬性,有必要從貨幣的本質談起。

  二 數字貨幣的信用構建

  關于數字貨幣是否屬于貨幣的范疇,仍需要從貨幣的根本特征進行分析。數字貨幣作為一種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記賬方法,其伊始就作為記賬符號而存在。去中心化的技術設計實現了分布式的自動記賬模式,由此也省去了中心服務器的記賬成本,極大提升了記賬效率。因此,數字貨幣從伊始就具備貨幣作為記賬符號的首要特征。

  這里的重點則在于,要回答數字貨幣是否能夠在國家發行之外建構普遍認可效力的問題。傳統的貨幣理論,無論是國家貨幣理論還是哈耶克的貨幣非國家化理論,都是基于中心化思想完成貨幣信用框架。

  伴隨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以去中心化為特質的數字貨幣應運而生,它又是在國家和私人銀行之外完成貨幣信用建構。

  一是以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記賬方式實現信用建構。區別于傳統貨幣中心服務器記賬方法,數字貨幣采用分布式記賬方法,將賬本分布存儲在區塊鏈的每一個結點上,這也使得賬本篡改的難度從修改原有的一臺服務器轉變為全社會的所有結點,其技術實現的難度從量變轉變為無法實現的質變,由此提升了數字貨幣記賬的公信力。去中心化的貨幣發行方法還建構了貨幣無法超發的信用。挖礦也被視為數字貨幣的發行方法,基于其去中心化的設計機制,任何礦工結點均可參與“挖礦”。

  以比特幣為例,在每一個區塊形成的過程中,均采用工作量證明的機制(Proof of Work,簡稱POW)決定記賬權分配,最終證明完成最大工作量的結點被授予記賬權和比特幣獎勵。比特幣總量為2100萬個,并且單個區塊的發行量還呈現逐年遞減趨勢?;谌ブ行幕募夹g框架,比特幣發行規則無法被篡改,由此也形成了數字貨幣無法被超發的信用。

  二是借助時間戳加密屬性實現信用建構。作為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在缺乏中心機構的信用擔保下,如何有效防止數字復制引發的貨幣多重支付也成為確保貨幣信用的關鍵所在。數字貨幣借助時間戳的加密原理,區塊鏈會記錄每筆貨幣的時間戳并發布給全網的每個結點,有效防止了數字貨幣的雙重或多重支付,確保了交易安全。

  三是通過自由市場競爭實現貨幣信用建構?;谌ブ行幕脑O計,技術數字面臨充分的市場競爭,從而實現良幣與劣幣區分,進而完成貨幣信用建構。數字貨幣種類繁多,彼此間亦存在競爭關系。技術的成熟度與安全性、發行機制、挖礦的共識機制、用戶體驗、社會公眾的認可度等多種要素共同決定其作為記賬符號的市場競爭力。通過市場競爭完成良幣與劣幣的區分,最終實現貨幣普遍認可效力的建構。

  區別于傳統貨幣中心化的信用構建思路,數字貨幣系在去中心化路徑之外完成信用建構。事實上,傳統貨幣在其迭代演進的過程中,往往始發于民間共識,最終又會走向國家壟斷發行的宿命。這與傳統貨幣賴以存在的傳統技術條件密不可分。如金屬貨幣,國家對金屬資源的壟斷也就意味著對貨幣的壟斷;再如紙幣,它雖不像金屬那樣過分依賴資源,但其作為記賬符號的一系列防偽標識,依然有賴于國家的權威認可。

  然而,數字貨幣去中心化的技術建構使之不依賴于任何特有服務器資源,其所有的數據均分布式存儲在全球鏈網上的每一個結點,記賬的算力同樣系由去中心化的礦工結點提供,這樣,國家試圖通過壟斷專有服務器來壟斷數字貨幣的路徑亦無法行通。區塊鏈的底層技術催生了國家壟斷之外的貨幣信用建構,由此也催生了與傳統理論不同的貨幣學說,即數字貨幣的新貨幣說。

  三 數字貨幣新貨幣說理論建構

  數字貨幣的新貨幣說,旨在于從去中心化的維度去建構貨幣信用,其對主權貨幣產生了一定沖擊,然而基于社會進步與技術發展之客觀需求,各國對于數字貨幣的貨幣屬性呈現出越發開放的態度。

  數字貨幣新貨幣說是對貨幣本質屬性的回歸,其誕生和發展均有其歷史必然性,并最終為法幣為主、數字貨幣為輔的貨幣體系提供理論支持。

 ?。ㄒ唬底重泿判仑泿耪f產生的必然性

  首先,新貨幣說產生有其歷史必然性。在貨幣金融領域,各國長期奉行中心化的立法格局,監管機構、銀行、保險公司、信托公司、結算公司等作為金融體系下的中心角色而存在。在中心化的立法模式下,金融政策的制定、貨幣的發行、利率調控、貨幣監管、支付審批等均是由中心機構完成。

  然而,中心化的立法格局在長期運行中卻衍生了系列法律危機。第一,中心化引發貨幣金融安全危機。針對中心化服務器的黑客攻擊日益頻繁,就連摩根大通和美國政府也未能幸免于難,金融安全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第二,中心化引發金融誠信危機。中心化立法格局形成中心機構記賬壟斷權,從安然公司賬目造假到全球市值最大的美國富國銀行賬戶造假,賬目造假事件愈演愈烈,由此引發公眾信用危機。第三,中心化立法格局可能引發貨幣超發和通貨膨脹??傊?,中心化立法格局下的系列危機最終導致全球去中心化思潮急劇擴張,歐元之父蒙代爾甚至提出全球貨幣的概念。比特幣誕生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去中心化的思潮最終催生了數字貨幣的誕生,它在彌補中心化立法格局危機方面的作用還在日漸顯現。

  其次,智能合約的應用將進一步凸顯新貨幣說的理論價值。在網絡時代,人們之所以遵守關鍵規則,并非源于社會制裁和國家制的壓力,而是源于統治該空間的代碼和架構。當下商貿、社交、教育、娛樂、交通等活動已全面步入智能化時代,主體的契約、支付等法律行為也將依賴計算機代碼完成重新建構,以區塊鏈為底層技術支持的智能合約又將催生出去中心化的社會治理模式。

  與傳統協議相比較,智能合約不僅可以幫助各方在數據和算法的支持下快速達成合意,還具有自動執行的功能。智能合約的自動執行需要滿足兩個條件:第一,貨幣本身要具有可編程的屬性,能夠用計算機代碼將其編入智能合約中,這樣才可能實現其作為智能合約的計價工具完成自動履行;第二,貨幣本身具備去中心化的特質。智能合約需要在用戶之間自動完成支付和結算,傳統中心機構的審核過程便不再需要。如此,智能合約的支付便無法再依賴法幣完成,而只能依賴數字貨幣,由此,智能合約與數字貨幣也就被天然地勾連在一起。從這一意義上講,在智能合約的履行方面,數字貨幣也就具有傳統法幣無法替代的作用。

  傳統協議主要依靠法律的強制執行力來保證合約的即時履行,一旦出現違約,借助傳統法幣中心化的特點,將由法院和銀行通過強制執行效力確保合約履行;然而,借助區塊鏈去中心化的技術思維,被設計成自動執行的智能合約,則由計算機程序完成合約的訂立、判斷合約履行條件是否成就,并且完成自動數字貨幣的自動支付。

  基于智能合約去中心化的特點,其代碼還會分布式存儲在每一個結點上,由此也保證了合約一旦達成還無法被單方修改或撤銷。由此,智能合約非但可以節省大量司法資源、全面降低社會治理的違約成本,還將大幅提升社會治理體系中權利義務的信用等級。智能合約也正全面應用于贈與、眾籌、買賣、捐款、遺囑等民事活動中,社會也漸進形成了傳統法幣支付和數字貨幣支付的二分格局:基于傳統協議履行要求,既可以用法幣支付,也可以用數字貨幣支付;然而,基于智能合約的履行要求,則只能用數字貨幣支付。因此,智能合約在社會治理體系中日漸凸顯的重要地位,也將進一步推動數字貨幣作為權利、義務的計價功能的發展和應用。

 ?。ǘ底重泿判仑泿耪f的路徑選擇

  正確處理數字貨幣與法幣的關系,也成為新貨幣說建構中的重要命題。在數字貨幣與法幣關系中,存在用數字貨幣取代法幣的絕對化觀點,這容易陷入傳統技治主義的套路。技治主義宣揚技術治理在社會治理中的絕對作用。

  不可否認,區塊鏈技術所彰顯的去中心化的技術特征,對于彌補傳統中心服務器的技術缺陷具有重要意義,然而又陷入了監管難題的困境,容易被犯罪利用。為解決這個問題,各國又在大力完善數字貨幣的監管制度,如美國紐約州發布《數字貨幣監管法案》通過對數字貨幣交易所實施牌照管理完成監管;俄羅斯《數字金融資產法》專門針對數字貨幣制定全新的監管規范;英國金融監管局提出金融沙盒監管概念。顯然,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與中心化的監管思路正在交融發展。

  還需指出,基于數字貨幣去中心化的技術特征,即使完善監管,也很難達到傳統法幣的監管力度。傳統模式下,銀行擁有用戶及其交易記錄的完整數據庫,并切實推動了監管模式由了解客戶向了解數據轉變,最終形成以數據為核心的監管模式。然而,數字貨幣基于去中心化的特點,其數據系分布式存儲在每一個結點上,而不存在所謂中央數據庫的概念,即便是數字貨幣交易所也僅作為用戶可以選擇的交易場所,而并非像中心化模式下作為必須的交易場所。

  數字貨幣交易所的數據依然是局部的而非全局的,從而導致各國在對數字貨幣的監管上出現了從了解數據向了解客戶的逆向發展模式。美國《虛擬貨幣商業統一監管法案》第2章第201條,對于從事數字貨幣經營業務的申請人條件及最低凈資產等作出詳細規定。俄羅斯的《數字金融資產法案》也著重實施對發行人管理、信息披露、合格投資人條件等規定。上述監管方法雖可以發揮一定監管作用,但其監管力度卻要遠弱于傳統法幣的全局數據監管。

  斯皮內洛認為,盡管依靠基于技術形成的分權式自下而上的網絡管理方法,能夠有效解決某些網絡社會問題,但是這種方式還是存在許多風險。這種客觀現實需要自上而下的法律治理方式的介入,確保公平有序地管理互聯網。黑客攻擊或者技術危機,都將可能讓人類社會的貨幣體系面臨全面潰塌之險境,傳統法幣的制度保障作用不可或缺。傳統法幣的發行、利率、管理等嚴格受控于國家制度。即使數字貨幣技術出現偏差,亦可以發揮傳統法幣制度的矯正功能,為此,比徹姆和查爾瑞斯又將其具體細劃為自主、不傷害、有利和公正等四項判斷偏差矯正的基本原則。

  總之,在貨幣體系的建設中,傳統法幣的制度保障功能地位不容忽視,數字貨幣與法幣絕非非此即彼的單項選擇關系,從長遠來看,兩種貨幣理應相互借鑒,共同構建安全、高效、公平的貨幣立法格局。鑒于貨幣與普通財產在法律特征方面的巨大差異,有必要明晰數字貨幣的法律屬性,這也成為當前我國立法上亟需解決的問題。

 

 ?。ㄗ髡邌挝唬褐袊鐣茖W院法學研究所;原題《論數字貨幣的法律屬性》,《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1期。張征/摘)

作者簡介

姓名:楊延超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拳交原千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