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交原千寻

 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經濟思想史
【網絡文選】費孝通探索中國城鄉關系“相互成就”的致思邏輯
2021年03月11日 11:4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2期 作者:李金錚 字號
2021年03月11日 11:4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2期 作者:李金錚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費孝通是同時代中對城鄉關系研究最具影響力的學者。如果說學界對費孝通所提出的“差序格局”概念比較熟悉,那么對“相成相克”則比較陌生,更缺乏具有學術意義的專門研究。時至今日,距離費孝通當年的調查、研究和闡釋已經過去七八十年了,但中國城鄉關系的問題并沒有消逝,“相成相克”的內在張力依然延續。如何處理好城鄉關系,如何實現城鄉融合發展和鄉村振興,依然是中國社會經濟建設所面臨的巨大挑戰。

  我們既要關注現實,也要追溯歷史,建立現實與歷史的連續性,尤其要挖掘歷史上曾經產生的思想智慧,和現實思考緊密聯系起來。在此意義上,加強對費孝通的“相成相克”說的研究和闡釋,對今天的城鄉建設一定會有所啟迪。

  18世紀以來西方學界對城鄉關系如何才能實現良性發展,提出過一些不同的看法。亞當·斯密認為,農業是工業原料的來源,都市財富的增長要按照鄉村耕作及改良事業發展比例而增長。杜能認為,以工農產品互換為基礎,城鄉間產業要合理分工布局。馬克思認為,要消滅城鄉差別,必須統籌城鄉產業,將大工業在全國盡可能平衡地分布是消滅城市和鄉村分離的條件。以上學說反映了歐洲地區的情況。

  20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學界,主要是根據中國城鄉關系的歷史和現實提出看法,與上述西方學界所提出的學說并無明顯的借鑒關系。

  基于中國近代城鄉對立的認識,費孝通等大多數學者都是以此角度來提出解決之道的。費孝通呼吁:“我們決不能讓這悲劇再演下去。這是一切經濟建設首先要解決的前提?!薄拔覀儽仨殢乃倩謴统青l之間的循環關系”,“最后的目標是重建城鄉的有機循環體,互相有利的配合?!睋Q句話說,就是達到城鄉關系的“相成”。在都市與鄉村之間,費孝通強調二者“至少是有同樣的重要”。他還提出“城鄉互補”論,認為工業品和原材料、糧食之間不斷地交換的城鄉貿易類型,將會提高雙方的生活水平。因此,要提高中國人的生活標準,加強城鄉經濟聯系具有頭等的重要性。費孝通還強調,要從都市入手進行研究,認為鄉村社會的變遷常策源于都市,要明了鄉村社會的變遷,不能不從變遷的源頭都市入手。若把天津、上海、漢口、廣州等都市撇開不論,要明了中國鄉村變遷的原因和趨勢是無從說起的,只有從都市入手研究中國社會變遷,才能解釋鄉村中所發生的現象,而且可以推測將來可能發生的結果。

  不過,費孝通從城市角度所提的改革意見是很少的。他的主要建議,是把都市變成一個生產基地,改變都市對農村的索取和不斷“吸血”的狀況?!白罴钡囊苍S是怎樣把傳統的市鎮變質,從消費集團成為生產社區,使市鎮的居民能在地租和利息之外找到更合理,更穩定的收入。這樣才容易使他們放棄那些傳統的收入?!睘榇?,他建議地主進城,地主掌握著農業生產的贏余,可以把這筆游資用于工業生產。只要他們在城市里得到了謀生的職業或是投資的機會,即使沒有“重重困難”迫使他們出賣土地,他們也不會留戀于已不一定收得到租的土地。關鍵不是地主們愿意不愿意放棄土地,而是他們怎樣轉變為生產者?,F實尚未提供實現這一途徑的條件,因為當時中國民族工業的蕭條使得地主不易在土地之外找到一個穩定的經濟基礎,“結果他們的收入還是直接間接的取之于農民”,實現都市工業化、將都市變為生產基地是非常困難的。

  相比之下,費孝通主要是站在鄉村立場,對鄉村經濟的發展道路提出自己的意見。鄉村經濟的主體是農業和手工業,費孝通正是從這兩個領域進行闡論的。農業發展有多種途徑,最重要的是土地和產量。不過,在費孝通看來,這兩個方面目前或短時期還沒有解決的可能,也就是說他基本否定了從農業上想辦法的思路。

  首先,土地問題難以解決。以往對土地問題的解決有三種方案,但費孝通均不持肯定態度。

  其一,土地分配關系的改革。傾向馬克思主義的學者認為,土地改革是解決中國鄉村乃至整個經濟問題的核心,這也是中共領導的革命所進行著的實踐。費孝通曾被批評保守,反對土地改革。其實,他并不反對土地改革,也認為土地平均分配是合理的,如果農民擁有自己的土地,不需要交付租息,將使他們提高福利,保持最低的“不饑不寒”的水準。只是費孝通認為土地改革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因為中國人口眾多,土地改革之后農民的平均耕作面積不能增加,不會減輕人口對農業資源的壓力。從經營著眼,必須擴大農場規模,但要想擴大農場規模,重要的不是土地分配,而是人口和耕地的比例,是農業人口怎樣能減少的問題,分配遠沒有技術及組織重要。

  其二,擴張耕地面積。有的學者認為,中國尚有大量荒地沒有開墾,仍有增大耕地面積的空間。費孝通對此沒有太多論證,但他認為東北和西北地區的開發仍不確定,前景并不樂觀。

  其三,發展都市工業,吸收農村人口。費孝通認為興辦都市工業是必要的,英國、美國都通過都市工業的發展成功地減少了農村人口。但他僅是從理論上贊成都市工業化。費孝通實際上認為,都市工業化在當時的中國已經是一條很難走得通的路,由于在經濟和政治上處于次殖民地的地位,中國還沒有實現大規模工業化的條件。

  更為重要的是,費孝通認為,近代以來中國都市的發展是克鄉村的,城市工業引發了鄉村手工業的衰敗并導致了農民生活的貧困。正是在此基礎上,他說,“我并不反對都市化,但是如果都市化會引起鄉土的貧乏,不論是物質的或人才的,我總覺得并不是一個健全的趨勢?!边@一看法表明,與其說費孝通較少從城市角度考慮城鄉相克的解決之道,還不如說他本來就認為從都市出發的角度就是有問題的,城鄉相克的解決必須從鄉村經濟的發展入手。

  其次,提高農業產量也無太大空間。費孝通曾向農業專家請教,如果我們利用一切科學所給我們的知識,像選種、除蟲、加肥等,土地生產能增加多少?有的認為不過20%,最高的估計可能達到100%。但即使做到加倍的程度,可以增加的限度還是很低。這就意味著,“我們不能再期望單靠農業就能拯救中國,并使人民的生活水準大大提高?!逼渲械牡览聿⒉浑y理解。農業受限于土壤、工具和技術的限制很大,要想跨越式提高產量是非常困難的。

  在以上認識的基礎上,費孝通認為,只有從鄉村工業著手才能解決城鄉相克的問題,最終“不在于緊縮農民的開支而應該增加農民的收入。因此,讓我再重申一遍,恢復農村企業是根本的措施?!边@與費孝通認為手工業衰退為城鄉相克論的核心的理論互為呼應。他從傳統經營方式中看到復興的希望。

  費孝通復興鄉村工業的主張,曾受到英國人、燕京大學經濟系教授戴樂仁的啟發。他在1933年發表的《我們在農村建設事業中的經驗》里講道:“我記得幾年前燕大教授泰婁氏就在中國評論報上發生提倡農村小規模的副業。從副業入手,非但是增加農場收入的良法,亦是采用機械的平坦大道?!辟M孝通并非反對都市工業化,而是認為在當時條件下難以實現。他主要從三個方面對鄉村工業進行了“辯護”。

  第一,不否認手工業與機器工業相比存在著巨大弱勢,但現實卻不容許放棄手工業。費孝通認為:殘酷的現實使我們最關心的,不是兩三代或更長時間才能兌現的大規模機器工業的諾言,不是都市工業效率高或鄉土工業效率高,不是工業的理想型或最有效的工業組織,而是過去幾十年來和現在繼續發生的手工業崩潰所引起的失業現象,以及由此導致農民生活的貧困。不是為了追求工業的充分現代化而讓80%的農民收入減少,而是如何遷就現實并用最可能實行的有效方式謀求農民收入的增加,提高農民的生活水平。因此,在過渡時期仍要發展鄉村工業,“中國的經濟條件拉著我,插不起翅膀飛向‘前進’,如果這是落后,落后的不是我的選擇(誰不想一轉眼中國就有美國那樣多的工廠),而是我們這個古老的國家,這片這樣多人耕種得這樣久的古老的土地?!憋@然,這是頗為無奈的選擇。

  第二,工業尤其是輕工業不一定要集中于都市,也可以分散于鄉村。費孝通從更深層次的區位角度,對都市工業化論者進行駁斥。譬如,在原料出產地就可以建立小型輕工業工廠。以絲綢業而論,小型工廠也能制出品質很高的生絲。而且,這種小型工廠還是促進農村技術改革的動力,工農業在技術改進上都可以聯系得起來。尤其是從電力和內燃機成為工業的動力后,用電力來推動單位較小的制造機就不必擠在一個工場里面,從而造成了工業由集中而分散的新趨勢。在此基礎上,就可以在農村興辦小工業,只有農村容不下的工業才在都市中發展。進一步言之,在一件工業品的制造過程中,有些部分可以由手工來做,有些部分由機器來做。把那些不一定要機器做的保留在農家,而把須機器做的集中到小型工廠,則出品的質地不因部分的手工制造而不易改良。以上所說的是制造過程中縱的分段,把那些不必需要機器的部分留給手工業,借以利用鄉村多余的勞力。制造過程橫的方面,也能分成不同部門分別在小型工廠中進行?!叭粑覀儼阎圃爝^程拆斷了,其中有不少部分是不需要大機器的,都可以分配到用電力推動的小型工廠或用體力的家庭工場中去制造,結果,以前鄉村工業在技術上所受的限制就破除了?!?/font>

  第三,鄉村工業也可以是機器工業。費孝通認為,將鄉村工業僅僅理解為傳統的手工業、副業是一種誤解,鄉村工業不能等同于“手工業”,它可以是手工的,也可以是機器的,可以是家庭性的,也可以是工廠性的。真正有前途的鄉村工業,并不是那種純粹以體力作為動力的生產方式,也不是每家或每個作坊各自為政的生產方法?!俺青l村工業在技術上和在組織上變了質,它才能存在,才能立足在戰后的新世界里?!币簿褪钦f,要想發展鄉村工業,必須提高生產技術和改進生產組織。

  所謂提高生產技術,就是將生產工具和生產方法趨于機器化。費孝通認為,必須使鄉村工業在技術上逐漸現代化,脫離純粹的手工和人力基礎。有多少可用的機器就用多少,有多少可以引進的現代知識就引進多少。所謂改進生產組織,即提倡鄉村工業合作社組織,這是費孝通更為關注的。他以養蠶制絲為例指出,單靠技術的改進還有不足,一定須有一個適當的社會制度。新制度的原則是很簡單的,就是要使每個參加工作的人,都能得到最公平的報酬。同時在經濟活動上,能和資本主義經濟制度的營業絲廠相競爭而不致失敗。而要實現這一目標,就必須在經濟組織中提倡合作原則。有了這樣一個協調組織,散布在各個村莊的制造中心就可以只承擔機器生產的一部分,或只承擔制造過程中的特定環節,然后把產品匯合在一個大的中心工廠里組裝。由此,“大規模生產的優越性在人口不用向城市中心帶集中的同時保存了下來”。

  費孝通的姐姐費達生在吳江縣進行了絲織業的成功實驗,在開玄弓村成立生絲精制運銷合作社,規定一切生產器具由參加工作的農民所有,一切管理及行政的權力由合作員掌握,一切利益由合作員平均分配。費孝通對此給予了高度評價,認為在合作社工作的人,其態度與營業絲廠的工人不同。她們的工作是為了自己,愈努力愈滿足,不會發生罷工的風潮。如果說“一切營業絲廠非每年能獲到利益,就不能維持,因為股東的目的,并不在給工人們工作的機會,而在股息的收入。資本主義愈發達的地方,資本向高利的流動率愈大。所以企業家一定要使他的工廠能維持一定高度的利率,不然立刻會有倒閉的危險?!倍献魃鐒t不然,其目的大部分在維持工作的機會,合作社的維持是建筑在每人生活的實際利益上,而營業絲廠則建筑在股東的息上,兩者相去自然甚遠??梢哉f,開玄弓蠶絲合作生產的成功是費孝通提倡發展鄉村工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思想來源,也是特別有力的佐證。

  還值得注意的是,費孝通從費達生的鄉村工業工作中發現了城市人才回鄉建設的轉機。他曾針對都市對鄉村精英的吸附及其影響,提出“有專長的人才退回到鄉間去”的建議,非常羨慕英國鄉村有“從都市里退休回去的醫生、公務員、學者和富于服務心的太太們”。但難題是如何才能使人才下鄉,以往鄉村里缺乏可以應用現代知識的事業,人才是無法回去的。他認為,在種種能應用現代知識的事業中,最基本的生產事業就是鄉村工業。費達生并不是一個人在江南鄉村開展絲織業改良,而是她所在的江蘇省立女子蠶業學校推廣部有幾百個女知識青年到鄉里服務,費孝通認為這是現代技術與農民之間“最適當的橋梁”,是“一個極正確的道路”。為此,他還對一些知識分子偏重文字教育、衛生教育而不能直接增加農民收入的鄉村建設實驗提出質疑。

 

  (作者單位: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暨中國社會史研究中心。原題《“相成相克”: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費孝通的城鄉關系論》,《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2期。張征/摘)

作者簡介

姓名:李金錚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拳交原千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