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交原千寻

 首頁 >> 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網絡文選
作為審美理想的文學“新人”形象
2021年04月08日 10:4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張檸 字號
2021年04月08日 10:4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張檸

內容摘要:從古今中外的文學史視野出發,從時代的呼喚出發,筆者認為我們的文學要塑造一種真正意義上的新人形象。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一、文學中的“新人”形象

  翻看世界文學史,我們對“新人”這個術語并不陌生。我們會立刻想到赫爾岑、屠格涅夫、車爾尼雪夫斯基等作家的名字以及他們筆下的人物形象??梢哉f,“新人”是19世紀文學的一個老話題了。

  1860年前后,俄羅斯作家和批評家就文學“新人”形象問題發生了爭論。車爾尼雪夫斯基認為,俄國文學中“誰之罪”(赫爾岑有同名小說)的問題已經解決,接著需要解決的是“怎么辦”(車爾尼雪夫斯基有同名小說)的問題。時代不需要幻想家,而是需要實干家;不需要語言巨人,而是需要行動巨人。以19世紀上半葉貴族知識分子為代表的“多余人”的時代已經過去,取而代之的是19世紀中葉興起的、代表平民知識分子的“新人”的時代。俄羅斯作家和批評家都承認,文學中的“新人”形象這一范疇同時具有“社會理想”和“審美理想”的雙重性。只不過赫爾岑在立足“社會理想”的基礎上,更多地兼顧“審美理想”層面,車爾尼雪夫斯基則立足于“審美理想”而將目光指向了“社會理想”,使得其態度和立場,本身就具有歷史演進的繼承性。

  回到中國文學史,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學者趙園就開始將“新人”這一概念用于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她將“新人”分為“廣義的”和“嚴格意義的”兩種類型。根據其研究對象的特殊性,將嚴格意義上的“新人”形象定義為:“體現時代精神和前進方向的人”“有更自覺的使命感的人”“順應歷史要求的先覺者和實踐者”。后面這一點,與19世紀中葉俄羅斯文學中的“新人”概念一脈相承,實際上就是塑造和呼喚“時代角色”和“當代英雄”,同樣的也是指向一種“審美理想”和“社會理想”合二為一的訴求。而前面那一點,則是肯定了“五四”新文學運動以來所出現的一般意義上的“新人”形象,及其價值和意義。

  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筆者主張直接將文學意義上的“新人”分為廣義和狹義兩類。廣義的“新人”與文學史中的“舊人物”相對應,指的是作家通過藝術創造而形成的、具有獨特性的人物形象。我們可以將其稱之為“新人”或者“新人物”,這是從文學創作范疇來看的。廣義的“新人”形象往往具有復雜的性格特征,體現出個性和共性的統一。對于我們來說,這些人物有些是學習的榜樣、有些是可以批判的對象,其存在的合法性來源于藝術的真實性,而不一定是來自道德的正確性。狹義的“新人”是指特定歷史時期的特殊藝術形象,這些形象是歷史和現實的產物,體現出作家的“審美理想”和“社會理想”的辯證統一,具有理想色彩或表現出一定的預言性。狹義的“新人”形象是作家根據歷史規律及其發展趨向,通過藝術想象加工創造的“典型人物”,其合法性不僅來源于藝術上的“典型性”,更來源于歷史的合規律性及合目的性。需要指出的是,“新人”也能變成“舊人”。因為隨著時代的發展和歷史的進步,一些“新人”形象往往被認為帶有歷史局限性和舊時代的一些特征,應當被后來的“新人”形象所替代。

  二、“新人”形象的特質

  文學藝術家在不同時代的文學創作中留下了眾多獨特的藝術形象,人們對其有各種理論命名和闡釋。這里有兩類藝術形象不得不提,他們對從不同角度認識“新人”形象大有裨益,可以為我們深入理解“新人”形象的特質提供重要參考和對比。

  首先,我們來看“新人”與“典型人物”的關系。在文學史中,不少作家同魯迅一樣,對于塑造“典型人物”比較拿手,其中包括一些“舊人”或“半新半舊”的人物形象,但他們在塑造“新人”形象的時候卻捉襟見肘、并不成功。因此,“典型人物”有的可能成為“新人”,有的則不是?!靶氯恕毙蜗笈c“典型人物”之間并不能畫等號,“新人”形象往往是更高意義上的“典型人物”。

  其次,我們再看“新人”與現代派人物形象的關系。就塑造“新人”形象而言,現代派文學思潮是一次偏離。從19世紀開始,這種偏離就出現了,有兩種形象作為代表。一種是“生長性”終結的人。在當時的文學人物譜系之中,有一些人物形象在文學審美風格意義上具有典型性,比如包法利夫人等,但這些形象與“新人”并沒有什么關系。另一種是“地下室人”。陀思妥耶夫斯基創造了“地下室人”的藝術形象,這是對“新人”形象的一次重大偏離。這次偏離某種意義上可以作為現代主義文學的先聲?!暗叵率胰恕毙蜗蟊磉_了對現實的極度不滿和對那個時代的拒絕,這背后顯示出一個重要問題,那就是對“現代理性”和“人的神話”的深刻懷疑、幻滅乃至絕望。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概括出“新人”形象的一些重要特質。第一,“新人”形象具有“典型人物”的引導性特征,體現出歷史和社會的“前瞻性”或“革新精神”?!靶氯恕弊⒅厝宋镄愿竦拿鑼?,在特殊性和一般性之間,并不局限于人物性格的特殊性,也注重人物性格的一般性。也就是說,在偶然性與必然性之間,“新人”形象要將偶然性提升到必然性的高度。第二,“新人”形象具有濃厚的“時代色彩”,與社會環境之間有密切的關聯性,是屬于時代、屬于社會的?!靶氯恕毙蜗髱в袝r代重大問題和時代風尚的烙印,他們與時代精神具有相互闡釋的可能性。從精神特質而不是藝術技巧而言,某種程度上說“新人”甚至具有某些時代“傳聲筒”的特征。第三,“新人”形象是屬于現在而朝向未來的,具有強烈的“理想情懷”。這些形象對未來充滿想象,心中懷有美好信念,為了將信念變成現實而體現出巨大的勇氣和行動力。

  三、現當代文學的“新人”塑造問題

  在現代文學階段,先后出現了兩種“新人”:個人主義的“新人”與集體主義的“新人”,或者說啟蒙的“新人”與革命的“新人”。二者大概以1925年5月30日的“五卅慘案”為界?!拔遑K案”后,工人罷工、抵制洋貨的運動風起云涌。此后,啟蒙文學的階段基本結束,“而從現在開始,就是‘革命文學’的新紀元了?!眴⒚晌膶W與革命文學對“新人”的理解是大異其趣的。前者追求的“新”,主要是資產階級民主、個人主義、男女平等、戀愛自由、婚姻自主等。后者追求的“新”,主要是工農大眾的聯盟、無產階級民主、集體主義等。

  隨著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文學史已經是革命“新人”的天下。進入當代文學的語匯中后,革命“新人”形象升級成社會主義“新人”形象。社會主義“新人”的要求,在20世紀30年代,就已經被毛澤東提出:“要造就一大批人,這些人是革命的先鋒隊。這些人具有政治的遠見,這些人充滿著斗爭精神和犧牲精神。這些人是胸懷坦白的,忠誠的,積極的,正直的。這些人不謀私利,唯一的為著民族與社會的解放?!边@就初步要求了“新人”無私無我的集體主義精神,斗爭、進步的革命精神。在這種政治理想要求下,從20世紀40年代開始,趙樹理筆下的小二黑、范靈芝,柳青筆下的梁生寶,楊沫筆下的林道靜,歐陽山筆下的周炳,浩然筆下的蕭長春,乃至后來路遙筆下的高加林和孫少平,這些社會主義的“新人”,相繼登上了文學史。

  “新人”形象在今天仍然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也是作家們面對時代必須回答的問題。近年來,一些作家筆下出現了一批“新人”形象,顯示出了一種可喜的“新人敘事”。孫慧芬的《尋找張展》中的年輕人張展,在父輩眼中是一個“非主流”的年輕人,他仇恨權力和特權階級,不愿接近實際上虛偽、自私、相互利用的親屬,對社會的邊緣人惺惺相惜。他將男孩青春期的生理性叛逆,發展為一種社會性叛逆。張展的生活態度是反成功學、反犬儒、反謀劃、反道德約束的。他的思想踏足死亡的嚴肅領域,揪心崇高與卑微的辯證法。他反映了改革開放之后衣食無憂的年輕一代的精神境況:不再被“飲食男女”的需求操控,開始重新感到對于“意義”的饑渴。這類形象延續了以高加林、孫少平為典型的人物形象。這些農村的知識青年,在兩個層面上有新的意味:一是相對于他們的根之所在地(農村)而言,這類青年是依傍著現代知識的人,是鄉土世界里飛出的“土鳳凰”。二是相對于他們初次“遭遇”的城市而言,城市決定了他們是否能夠獲得新的身份與空間位置。其實他們不過是渴望通過個人努力獲得城市永久資格的群體。這些新的人物,或許還在探求的中途踟躕前行,或許還有諸多的迷惘。但無論如何,他們都是我們這個時代問題的承載者,也是答案的求索者。從這些追求、探索甚至失敗的人物書寫中,也許一種文學的經驗和力量在不斷積蓄,也許我們所期待的“新人”即將呼之欲出。

  四、對“新人”形象的期待

  文學“新人”形象的出現是現代文明的產物?,F代文明面向前方和未來,在尊重和分析傳統的基礎上勇于創新、積極開拓。我們所期待的“新人”形象的革新精神、時代色彩、理想情懷等多重要求,決定了塑造“新人”形象的高度和難度,使得“新人”成為社會和文學歷史進程中的稀有元素。即便上文所提到的諸多形象,有些也只是塑造“新人”過程中的一種努力而已,并沒有達到我們所期望的人物形象的高度。而如果缺乏“新人”形象,就會使得一個時代的文學黯然失色。從古今中外的文學史視野出發,從時代的呼喚出發,筆者認為我們的文學要塑造一種真正意義上的新人形象。

  首先,“新人”是時代精神的傳遞者和踐行者,他樂觀積極而又具有年輕的心態,善于觀察世界而又目標堅定、行動果敢,不會猶豫彷徨。他是生活的實踐家而不是僅會沉思默想、缺乏行動的人。作為一個承載“審美理想”的藝術形象,“新人”不是“高大全”式的,也不是精神變形萎縮的,而是符合藝術形象的基本要求,具備充分合理的美學意義的人物。

  其次,“新人”是具有思想性的人物。他的思想從當代中國的現實土壤中孕育生成,匯集了時代問題、時代意識,聚集著各種信息。他是腳踏大地的活生生的人物,有著濃郁的現實基礎和未來憧憬。他同時具有一種“磁吸效應”:周圍的人、事、物不由自主地圍繞著他轉,在他周圍形成各種生活和實踐的細節、情節的豐富圖譜,而這些細節和情節本身就促成了時代精神的凸顯。

  最后,“新人”是具有“生長性”的人物。這種生長性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新人”不斷向自我、他人和世界提問,是善于發現問題的智者。他不斷地追問和探詢社會的真正有意義的問題,并力圖通過自己的思考和努力提供答案、解決問題。二是“新人”伴隨時代一起成長和前進。他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帶著探索的勇氣和激情吸納時代的精神養分,不斷豐富和完善自我,更以自己的行動改變世界。這樣的行動者、探索者、實踐家也是具有智慧風貌的“藝術形象”,而不是機械僵硬地圖解概念的形象。

  改革開放初期的“新人”,如高加林、孫少平、孫少安,他們所處的那個時代已經過去。經過40多年的歷史變遷,中國社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路遙的《平凡的世界》里描寫的缺吃少穿的景象不存在了,農村青年進城也不再是難題。面對新時代,我們的文學應該如何反映新的時代精神,“新人”又面臨什么樣的新問題,敘事該如何展開?這些都是擺在有抱負的作家面前的重要任務,也是擺在當代文學面前的新問題。筆者的長篇小說《三城記》也試圖塑造“新人”形象。主人公顧明笛出生在20世紀80年代,受惠于改革開放,他面對的不再是孫少平那個時代“物質匱乏”的問題,而是“物質匱乏”問題解決之后青年需要思考的生活的價值和意義問題。這也是新一代甚至更新一代青年所面對的問題,這些問題推動他們尋找人生行動的目標,發現探索和實踐的動力。他們的問題既來自腳下的土地,也來自于世界所面臨的共同難題和新問題。未來的文學應當堅守審美理想的陣地,用藝術的力量讓“新人”形象帶著這些疑問重新出發,走在時代的大道上,不斷地行動、探索、實踐,追求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

  (作者單位: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吨袊膶W批評》2020年第3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張雨楠/摘)

作者簡介

姓名:張檸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崔蕊滿)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拳交原千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