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交原千寻

 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全球問題
西方“技術聯盟”: 構建新科技霸權的戰略路徑
2021年04月02日 09:25 來源:《現代國際關系》2021年第1期 作者:唐新華 字號
2021年04月02日 09:25
來源:《現代國際關系》2021年第1期 作者:唐新華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摘要: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正在深入發展,科技正成為大國戰略競爭的主戰場。圍繞科技發展與應用的規則、標準、體系等因素的競爭,將直接影響到國際戰略的權力結構與國際體系的重塑?;凇凹夹g多邊主義”戰略,美國將與其伙伴國家圍繞高科技領域組建“技術聯盟”,通過聯盟形式共同制定全球科技發展與治理的新規則與新標準,進而實現對新科技塑造的國際權力的爭奪。隨著西方“技術聯盟”框架體系日漸成型,全球力量結構、國際格局與國際體系都將受到深刻影響。

    作者簡介:唐新華,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現代院科技與網絡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員

 

  當前,人類正經歷新一輪科技革命與世界百年大變局的歷史交匯期,科技革命正將國際政治從“地緣政治時代”帶到“技術政治時代”。在“技術政治時代”,國際戰略競爭的重心是高科技創新優勢的競賽,是圍繞新科技革命所塑造的新權力的爭奪,而這種爭奪主要體現在前沿創新能力和國際規則體系塑造能力兩個方面。當科技創新能力的比較優勢縮小的情況下,霸權國家通常會尋求通過主導技術規則來實現技術領導權。美國等國家認為這一過程需要通過建立聯盟來實現,認為“世界具有‘領先’技術的‘民主’國家應率先為全球技術政策建立新的‘多邊框架’”,即所謂“技術多邊主義”框架下的“技術聯盟”。這一“技術聯盟”是美國及其伙伴國家在新科技革命條件下為爭奪新科技霸權而建立的排他性聯盟框架。隨著美國新政府的上臺,將更注重基于規則的聯盟體系建構,通過“技術聯盟”構建“技術政治時代”的科技霸權。

  一、“技術聯盟”的擴張與布局

  “技術聯盟”的聚焦點與新科技革命的前沿領域高度契合,在5G、6G、人工智能、量子技術、半導體、太空科技、綠色創新和新型基礎設施等領域正呈現全面擴張態勢。

 ?。ㄒ唬凹夹g聯盟”從5G領域展開并向整個數字領域蔓延。美國政府和智庫認為建立技術聯盟首先要從5G開始。2019年5月,美國政府拉攏32個國家在捷克召開“布拉格5G安全大會”,聯合發布了非約束性的政策建議—“布拉格提案”,該提案從政策、安全、技術、經濟四方面探討如何排除中國5G技術產品。在美國政府的政治壓力下,歐盟于2019年10月發布《歐盟 5G網絡網絡安全協調風險評估報告》,進一步確定5G產品中的“戰略風險”,并于2020年1月29日制定了“歐盟5G工具箱”,形成了應對5G網絡安全風險的措施清單。以“布拉格提案”為基礎,美國政府于2020年7月發布的《美國保護5G安全國家戰略》明確強調,美國政府將通過“布拉格5G安全會議”機制與最緊密的合作伙伴和盟友共同領導全球安全可靠的5G通信基礎設施的開發、部署和管理。

  在美國政府的驅使下,英國改變對華為的態度,宣布將在2027年底前徹底清除其5G網絡中的華為設備,還發起七國集團(G7)加澳大利亞、韓國和印度等國的“D10俱樂部”(D10 Club),以減少對中國電信技術的依賴?!安祭?G安全機制”的最終目的是以5G安全規則和供應鏈安全為核心,首先在5G領域建立“北約同盟組織”。為了進一步加強5G技術聯盟的效能,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020年4月29日宣布“5G清潔路徑”,計劃首先在5G領域構建以“民主”為意識形態紐帶、以“網絡安全”為目標的“技術聯盟”。2020年8月5日,美國將這一計劃拓展到整個數字空間推出“清潔網絡計劃”,對中國科技打擊范圍從5G衍生到運營商、應用程序、應用商店、云服務和光纜等五個維度,涵蓋數字基礎設施、供應鏈和平臺服務等整個數字空間。目前,在5G領域的“技術聯盟”已基本成型,面向下一代通信技術的6G技術聯盟也在積極籌建之中。美國電信行業解決方案聯盟(ATIS)于2020年10月13日宣布成立行業組織“下一代聯盟”(Next G Alliance),涵蓋了從芯片廠商到設備廠商再到終端廠商、軟件應用在內的多個成員。

 ?。ǘ┐罱ā翱绱笪餮笾悄苈撁恕焙土孔蛹夹g聯盟。美國國防部在2018年發表的《國防戰略》稱,人工智能將是保持美國領先于中國和俄羅斯等競爭對手的關鍵。美國防部發布的《2018年人工智能戰略》稱:“美國及其盟國和伙伴必須采用人工智能來維持其戰略地位,并維護自由和開放的國際秩序”。美國國防部的人工智能工作由聯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協調,JAIC于2020年11月啟動新倡議建立人工智能領域的同盟,召集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英國、韓國、以色列等十二國的軍事和國防人員,討論人工智能國防防御合作會議,重點考慮將俄羅斯和中國等國納入其控制的人工智能國際框架。美智庫也建言美歐應探討建立“跨大西洋智能合作聯盟”。美國計劃建立人工智能聯盟的設想與歐盟立場高度接近。2020年12月2日,歐盟委員會新發布《全球變化下的新歐盟—美國議程》提出要制定《跨大西洋人工智能協議》。另外,加拿大、法國、德國、澳大利亞、美國、日本、韓國等15個國家已于2020年8月正式成立全球首個“人工智能全球合作伙伴組織”,該組織將秘書處將設在國際經合組織,同時在巴黎和蒙特利爾建立2個技術中心,加拿大已于2020年12月主辦了該組織第一屆年度會議。

  2021年,人工智能聯盟將加速成型并將對全球人工智能治理規則產生重大影響。與人工智能相似,作為顛覆性技術之一的量子技術新生態與新聯盟也在孕育。2020年2月,美國白宮發布《美國量子網絡戰略構想》提出美國將開辟量子互聯網,為了在十年內建成與現有互聯網并行的第二互聯網——量子互聯網,重新構建獨立于傳統互聯網的“平行宇宙”,美國能源部于2020年7月公布了打造量子互聯網的計劃,美日已經簽署了《東京量子合作聲明》,兩國將在量子信息科學與技術(QIST)研究與開發方面持續合作,利用多邊合作機會解決國際性重要問題和關鍵的政策問題。

 ?。ㄈ┙M建半導體聯盟,增強多邊出口管控。半導體是一切現代數字技術的基礎,美國政府為爭取半導體領域的優勢,籌劃對華限制半導體出口的措施。2020年2月23日,《瓦森納協定》國家聯合宣布將擴大出口管制范圍,防止技術外流到中國等地。新限制產品中增加了非民用的半導體基板制造技術以及可用于網絡攻擊的非民用軟件,其成員國于2019年12月在奧地利召開的出口管理部門會議上一致同意擴大管制對象。美國希望“世界上任一晶圓廠都不給華為提供產品”。2020年2月18日,特朗普政府試圖對臺積電施壓以進一步打擊華為,切斷中國對關鍵半導體技術的獲取,美國商務部修改對“外國國際直接產品規則”進行了修改,使得全球范圍內利用美國技術或設備的芯片工廠需提前獲得許可才能為華為生產芯片。美國智庫“信息技術和創新基金會”(ITIF)發布《半導體領導者的聯盟方法》報告建議,美國可通過組建全球戰略供應鏈聯盟(GSSCA)提升領導地位。北約將與歐盟成員國展開出口管控對話,確保半導體制造設備和其他基礎技術得到多邊出口管控。美國計劃在整個數字空間形成類似北約的“數字聯盟”。

 ?。ㄋ模┰谠虑蚺c深空探測中提出“阿爾忒彌斯協議”(Artemis Accords)。登月與深空探測關系到人類可持續發展的空間和資源,是世界各航天強國競相爭奪的另一戰場。2019年5月27日,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公布了“阿爾忒彌斯”載人登月計劃的細節內容,擬首先構建起“阿爾忒彌斯”計劃月球軌道平臺——“門戶”(Gateway)。美國計劃重返月球后在月球南極建立長期戰略存在——“阿爾忒彌斯大本營”(Artemis Base Camp)。為了在月球資源開發與利用規則方面及早布局,美國計劃拉攏盟友共同制定“阿爾忒彌斯協議”。2020年7月10日,NASA和日本文部科學省簽署了《聯合探索意向書》,雙方將在太空活動中開展深入合作,在國際空間站、月球“門戶”“阿爾忒彌斯計劃”等方面開展合作。該意向書的簽署表明日本正式加入NASA月球“門戶”和阿爾忒彌斯計劃。到了2020年10月14日,美國已與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盧森堡、意大利、阿聯酋簽署了“阿爾忒彌斯協議”(Artemis Accords)。該協議將成為美國等國主導月球開發利用及深空探測的聯盟框架基礎。

 ?。ㄎ澹┘泳o構建國際氣候治理“綠色聯盟”。2019年12月11日,新一屆歐盟委員會推出《歐洲綠色協議》,首次提出歐洲要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美國新政府承諾美國也計劃實現“2050碳中和”目標,美歐在氣候政策立場正重新走近。德國聯邦議院議員弗朗西斯卡·布蘭特納(Franziska Brantner)稱,未來美歐關系必須建立新的“跨大西洋綠色協議”,推動美歐在綠色融資、公平貿易協定談判等領域的合作深化。美國民主黨、共和黨領袖都將重建美歐合作關系視為領導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支柱,計劃重整美歐氣候合作紐帶“雄心聯盟”。在《歐洲綠色協議》中,“碳邊界”調節機制成為核心內容,將針對重污染進口國征收碳關稅,而美國民主黨人支持與歐盟聯合實施碳關稅貿易政策。另外,美國還聯合了日本、韓國、加拿大、墨西哥、智利、巴西、哥倫比亞、秘魯、新西蘭和東南亞國家,組建“全球氣候聯盟”,以推動歐洲能源安全與跨大西洋能源合作。為進一步推進“印太”戰略更加深入化,美國與印度建立清潔能源伙伴關系?!熬G色聯盟”的勢力不斷擴大將沖擊到聯合國《巴黎協定》治理框架,并沖擊全球公平、公正、可持續的綠色發展格局。

 ?。┙M建主導全球基礎設施規則與標準體系的“基建聯盟”。2019年11月,由美國、日本和澳大利亞于在泰國的印度太平洋商業論壇上宣布啟動“藍點網絡計劃”,該計劃是一個針對印太地區基礎設施項目的評估體系,涉及政府、社會團體和企業等多個部門,旨在通過打造新的基礎設施建設標準,抗衡“一帶一路”倡議。美國時任商務部長羅斯表示,“藍點網絡”將包括致力于“可持續基礎設施發展”的更多國家。另外,為增強在資金方面的支持,美國計劃創建一個“全球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基金”,重點關注ICT、交通以及電力和能源。并通過建立《互聯互通契約》將接受美國技術援助的國家納入已建立的國際規則、標準和治理體系,包括透明度、反腐敗等基礎設施投資規則。

  可以看出,美國及其伙伴國家重點圍繞5G、6G、人工智能、量子、半導體等建構的數字空間,衛星互聯網、月球、深空等地外空間,氣候治理、清潔能源、環境保護等為重點的生態空間,以及基礎設施構建的發展空間等戰略領域,正積極組建細分領域的“技術聯盟”體系。

  二、“技術聯盟”的戰略框架

  隨著各科技領域“技術聯盟”的不斷發展,聯盟的戰略框架與體系也日漸成型,呈現出以意識形態為起點,建立安全信任標準,構建聯盟成員資格,實現高科技供應鏈分層,塑造全球科技發展與治理規則體系等基本路徑的框架體系。

  首先,以西方“民主”價值觀為意識形態旗幟。西方“技術聯盟”將意識形態對抗引入科技戰略競爭中,密集發起輿論攻勢污名化中國,加劇了數字空間意識形態對立,破壞了全球技術信任體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稱,未來100年的通信基礎設施必須基于西方“民主自由理念”而非中國的模式。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發布報告,試圖對中國科技發展和應用進行攻擊。另外,新美國安全中心、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等智庫聯手開設“打擊高科技反自由主義”“未來民主的數字威脅”等專項以完善相關理論。為了增強其競爭有效性,美國擬組建一個以國家技術戰略為指導的“技術民主聯盟”。隨著美國新政府上臺,民主黨人還謀劃在全球更進一步推動西方“民主”國家的聯盟合作。美國總統拜登提名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稱,“現在是美國真正將世界上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召集在一起,制定一套明確優先事項的時候了”。拜登新政府擬與其他“民主”國家建立更強大的聯盟,并組織召開“全球民主國家峰會”?;凇懊裰鳌钡囊庾R形態將成為美國組建“技術聯盟”的政治旗號。

  其次,以“安全”為切入點構建技術信任標準。在意識形態出現分歧的情況下,安全與信任問題日益成為美國打壓中國科技企業、產品與服務的重要借口。特朗普政府為了對中國5G技術產品和公司進行打壓和封鎖。2019年5月聯合32個國家的《布拉格提案》以5G安全規則和供應鏈的安全為核心,拉開了美國企圖主導全球5G安全規則的行動序幕。2020年3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美國保護5G安全國家戰略》明確強調,美國要評估5G基礎設施面臨的網絡安全風險并確定其核心安全原則,通過“布拉格5G安全會議”機制參與國際5G安全原則制定。2020年9月舉行的布拉格第二次峰會進一步確立并主導5G安全規則。安全標準影響信任標準的制定,為此美國基于不同的政治體制和意識形態建立了多重標準。2020年5月,美國國務院委托“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研究發布了《電信網絡和服務的安全性和信任標準》,該標準清晰地劃分了電信設備供應商可信賴性的評估標準,按照政治和治理將供應商所在國劃分為十個等級,分別是民主選舉政府國家、具有獨立司法機構國家、具有明顯法治為指導國家、安全合作伙伴國家、具有明顯保護個人數據記錄國家、遵守國際人權承諾的國家、政府對公司干預和情報合作國家、法律強制特權國家和從事掠奪性貿易政策的國家等。安全標準劃分成為美國選擇科技產品供應商的主要標準,更重要的是構成技術聯盟信任等級,信任等級又決定了其主導的技術聯盟成員資格。

  第三,設定技術聯盟的成員資格標準?;诓煌募夹g信任等級,技術聯盟在設定成員資格上形成多圈層拓撲結構?!靶旅绹踩行摹卑l布《通用代碼:民主技術政策聯盟框架》報告指,聯盟由澳大利亞、加拿大、歐盟、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荷蘭、韓國、英國、美國等成員組成,成員資格標準是在21世紀經濟至關重要的技術領域中具有大型經濟體國家,并必須致力于“自由民主”“法治”以及“人權”等價值觀。與此相同,美國電信行業解決方案聯盟(ATIS)成立的“下一代聯盟”規定聯盟成員資格有三種,分別是創始會員、貢獻成員和戰略成員,而且特別規定受到美國商務部實體清單中約束的機構沒有資格參加該聯盟。因此,華為、中興等中國企業未能受邀成為其創始成員。在綠色聯盟方面,美國新政府計劃推出“氣候俱樂部”模式,其框架同樣設定有限成員并以西方價值觀標準嚴格控制成員數量,參與俱樂部的國家必須同意采取統一碳定價的氣候減排政策,對非俱樂部成員的進口商品征收碳關稅進行懲罰。未來更多領域的技術聯盟成員資格也將排擠中國和中國企業,本質上形成排華的“技術聯盟”。

  第四,高科技供應鏈結構實行“分層金字塔”等級。在以政治意識形態劃分的結構框架下,科技產品供應商將被打上不同的政治標簽,被劃分為不同“安全信任等級”,這導致原有緊密交織的全球供應鏈網絡被打碎和割裂,形成分層供應鏈梯級,這些分層供應鏈因安全規則約束而只能在同一層級網絡內流動,層與層流動變得更加困難,跨越多層流動基本被隔絕。目前,這一趨勢已非常明顯。美國“網絡空間日光委員會”提出“分層網絡威懾”戰略,要求將中國企業封殺在關鍵IT和通信設備供應鏈之外;美國制定的《外國直接產品規定》規定,使用美國芯片制造設備的外國公司在向華為供應半導體芯片和敏感組件之前必須獲得美國的許可證。美國國務院推動的“5G清潔網絡路徑”指出,“5G清潔路徑”是一種端到端通信路徑,不使用任何不可信IT廠商(如華為和中興通訊)的傳輸、控制、計算或存儲設備。美國國會參議員約翰?圖恩提出《網絡安全貿易法案》,將供應鏈“安全”作為電信貿易談判的關鍵目標,以確保美國成為全球通信基礎設施的中心(頂端)。為了在半導體技術開發、知識產權保護、半導體生態系統構建國際聯盟,美國計劃組建全球戰略供應鏈聯盟(GSSCA),建立半導體晶圓廠聯盟,并限制對中國的半導體制造設備(SME)的出口,以保持其半導體制造技術競爭優勢。綜合看,“技術聯盟”試圖構建“分層金字塔”結構供應鏈體系,這將使得高科技創新約束在同層流動擴散,對供應鏈中的高技術要素流動構成“硬”約束條件。

  第五,塑造西方主導的國際科技發展與規則體系。2020年10月21日,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發布的“民主技術政策聯盟框架”指出,促進聯盟間的技術互操作性,核心聯盟成員應與伙伴國家合作與協調以確定技術使用規范和原則,聯合反對中國政府將技術標準化與“重商主義”產業政策聯系起來的做法,建立監視技術使用的統一規范。中美科技關系工作小組認為,為增強在全球技術標準制定方面領導地位,必須在關鍵的國際機構中進行高級別外交。美國 “網絡空間日光委員會”計劃在ICT領域直接派遣外交官參與安全標準制定。在人工智能領域圍繞倫理規則主導權的競爭也甚囂塵上,美國防部針對未來智能化戰爭已推出人工智能倫理準則;美歐“跨大西洋智能合作聯盟”計劃在人工智能標準制定和應用方面建立深層戰略關系,形成對全球人工智能標準規則的制定,在獲取數據規模和數據治理和價值觀上領先于中國。美國主導“技術聯盟”將通過派遣代表團、改革技術標準組織投票機制等方式,聯合推動高科技國際技術規范和原則的制定。在太空探測領域,NASA公布 的“阿爾忒彌斯協定”要求參與“阿爾忒彌斯”探月計劃的國家遵循互操作性、科學數據發布、太空資源利用和太空遺產保護等一系列原則。技術領域規則的制定一方面增強了聯盟內的互操作性,互操作性的提高將進一步增強聯盟內部供應鏈的暢通,也為加強共同軍事防御能力建立規則基礎。更為重要的是,“技術聯盟”涉及的技術發展方興未艾,而在這個階段塑造的技術規則將為美國建立新的科技霸權提供“軟實力”條件。

  三、“技術聯盟”構建新霸權

 

  “技術聯盟”戰略框架體系的逐漸成型,將影響新科技革命下新的國際權力分配與平衡,并導致國際權力結構出現深刻變革?!凹夹g聯盟”圍繞創新壟斷權、資源控制權、空間主導權等權力要素將打造基于霸權的國際權力結構,并在此基礎上構建新的戰略威懾能力。

 ?。ㄒ唬﹦撔聣艛鄼???萍紕撔碌募壌蝹鞑ヌ匦詻Q定了創新能力梯度,處于創新梯度前端的國家或企業就擁有創新相對優勢。在沒有“技術聯盟”的情況下,創新要素會在創新鏈中級次傳播從而擴散到全球。但在“技術聯盟”作用下,創新要素將被聯盟建造的壁壘所約束,從而構成創新的壟斷權力,擁有創新壟斷權的國家易于構建科技霸權。美國計劃建立“聯盟創新基地”加強創新合作關系網,通過互惠互利來激勵技術保護,與盟國政府升級信息共享,建立盟友保護技術的能力和雙邊國家安全創新基金,創建積極技術保護激勵措施,邀請美國盟友加入“ITAR免稅區”,利用美日聯盟對半導體制造設備出口管制等措施,逐個鏈接地構建技術創新和保護社區。在半導體領域,美國為增強技術協調開發,將邀請技術聯盟國家的半導體企業參與美國制造研究院的半導體行業創新,重新建立計算基礎架構以構建半導體生態體系,聯合盟友以出口管制、外國投資審查、打擊外國技術和知識產權盜竊等方式實現技術協同保護。美國在打造“聯盟創新基地”中首先以日本、韓國為重點。美日將加強出口管制和投資篩選雙邊政策協調,建立新的信息共享和技術安全網絡;美韓將在可再生能源開發、民用空間通信、5G部署、智慧城市和下一代網絡安全等新領域實現“21世紀美韓同盟戰略的藍圖”??傊?,美國通過與其他技術先進的國家(其中大多數為民主國家)建立“技術聯盟”,在科技研究、生產和政策監管方面合作提升美國科技創新的全球領導地位。

 ?。ǘ┵Y源控制權。國際權力競爭的另一個焦點即是資源控制權爭奪。在新科技發展中,一國對資源的控制能力將決定其科技走向產業化的發展空間和實力,而“技術聯盟”將對戰略性資源控制則更具優勢。美國拜登新政府擬將為基礎研究爭取更多資金,提供更多資源參與技術經濟競爭。月球資源對于深空探測至為關鍵,美國NASA推出的“阿爾忒彌斯協議”將對提取和利用太空資源規則搶占先導作用;在海洋生物遺傳資源獲取方面,美國聯合日本、歐盟等計劃借助“公海自由”“人類共同遺產”等原則,爭奪公海海洋遺傳資源所有權;為了獲取更多人工智能資源,美國與歐盟推動跨大西洋人工智能合作;為爭奪北極冰蓋消融后的極地資源,北約計劃建立一支專門的北約北極快速反應部隊。2020年12月1日,美國國務院宣布成立北極教育聯盟制定《美國格陵蘭合作共同計劃》,提出在貿易和投資、能源和采礦業、自然管理等方面的合作計劃。在數字空間,云計算資源成為驅動未來數字生產力的關鍵生產資源,云計算地緣政治競爭也已激烈展開。

 ?。ㄈ┛臻g主導權。新科技發展為人類帶來新的發展空間,圍繞新空間的爭奪成為國際戰略競爭的重要表現形式。數字空間已成為人類重要的生存空間,數字空間權力不再局限于個人信息,更對全世界能夠接入物聯網的物理實體、以及物理實體的信息系統的權力更具有戰略影響力。2020年7月14日,歐洲議會發表了《歐洲的數字主權》,謀求建立共同數據空間以打造單一數字市場。數字空間已從陸地空間向地外空間延伸,衛星互聯網將成為下一代天地通信網絡的主要形式。從陸地到海洋的數字空間也在延伸,DARPA正在推動“海洋物聯網”(OoT)項目,在海洋上部署數千個浮標傳感器,并通過衛星將數據傳輸到云網絡進行實時分析,實現海面、水下和海底的持續態勢感知。數字基礎設施加速數字金融基礎設施出現,基于區塊鏈的社交-支付-物聯網的多維度數字金融生態空間成型,Facebook公司或將于2021年1月重新啟動調整后的Libra加密貨幣項目?!鞍栠瘡浰勾蟊緺I”將獲取外太空資源開發利用權力 。新的戰略空間是新科技力量發展的基礎,未來在海地空等物理空間與數字空間的戰略競爭將更趨激烈。

 ?。ㄋ模鹇酝亓?。新的技術因素塑造新的戰略威懾能力。2018年3月美國發布的《國家太空戰略》強調,通過在太空領域“以實力求和平”,將加強威懾和作戰選項作為其四大支柱之一。美國計劃將高超音速武器與5G技術結合構建“快速全球打擊計劃”戰略。DARPA已在2019財年重點發展“黑杰克”(Blackjack)項目構筑天基物聯網,天基物聯網成為“制天權”關鍵基礎設施。2019年7月,美國“兩黨生物防御委員會”提出“生物防御曼哈頓工程”倡議,計劃打造生物技術威懾能力。人工智能與自主傳感器平臺結合將威脅移動洲際彈道導彈發射器的生存能力,可能“削弱最低核威懾戰略”和“模糊常規戰爭與核戰爭的界限”;智能決策正在改變戰略決策與軍事指揮的精準反應能力。新技術發展與應用正在變革傳統威懾能力,在新科技革命條件下新的威懾力量正在加速重構。

  四、“技術聯盟”對國際體系變革的影響

  “技術聯盟”是隨著新科技革命塑造的新國際權力而產生的,這一戰略新態勢的出現將導致國際權力競爭范式加速演變,進而對國際體系變革產生重大影響。

  第一,技術霸權成為支撐傳統霸權體系的新支柱。在“技術政治時代”,傳統的大國霸權體系關鍵要素貨幣、軍事、文化等都將高度依賴科技因素。例如,數字金融體系需要完備的數字金融科技支撐,新軍事實力需要新軍事科技的培育,文化影響力也需要數字空間進行傳播塑造。因此,打造技術霸權成為美國支撐傳統霸權體系的核心支柱。如何加緊構筑技術霸權是美國戰略“焦慮”的重要原因,這也成為美國特朗普政府對華展開科技打壓與遏制的根源,也將成為美國新政府對華科技戰略的邏輯延續。美國政客認為構筑科技霸權最便捷且成本最小的方式就是組建“技術聯盟”,通過技術發達的盟國間聯合研發,共同維護高技術領域的創新優勢,“聯盟創新基地”即是實現這一戰略目標的設計。在維護科技創新優勢的同時,“技術聯盟”在加緊構筑防止先進科技成果向競爭國家擴散的壁壘,這一技術壁壘通過實體清單、出口管制、投資審查、供應鏈分層化、強制收購、強制退市、人才打壓等政策工具實現。為爭奪處于劣勢的技術領導地位,通過重新構建規則的方式將試圖謀取技術標準主導權?!凹夹g聯盟”的戰略方向是通過“技術多邊主義”形式實現新的技術霸權體系,筑牢傳統霸權體系的基石。

  第二,技術互操作性將加強聯盟共同防御體系。在新軍事變革下,越來越多先進武器聯合使用需要克服互操作性問題,技術聯盟強調增強盟友間的互操作建立共同防御體系。美國前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提出了大國競爭時代加強盟友和伙伴關系的新戰略——“聯盟與合作伙伴關系發展指南”(GDAP)。在該框架下,美國國防部啟動了“外國軍事銷售儀表板”(Foreign Military Sales Dashboard),重點任務是加強盟友間的軍事裝備互操作能力,構建共同的防御體系開展太空競爭。太空將成為美國下一代防御戰略的戰略重點,美國核心空域聯盟是“五眼聯盟”伙伴關系,其中保證其導彈防御系統的各子系統互操作性直接決定了防御效能。為加強海上共同防御,美英海軍也簽署了《未來綜合作戰意向聲明》,以確?;ゲ僮餍詫崿F指揮控制和綜合防御能力的全面協同。為增強人工智能武器互操作性,美國國務院和美國國家標準技術研究院(NIST)將加強與北約、歐盟、日本、澳大利亞和韓國在人工智能的標準制定,促進智能化軍事平臺和決策程序的互操作性?;ゲ僮餍砸彩翘嵘摵锨閳笮畔⒕W絡的重心,聯盟成員可相互訪問情報網絡實現共同防御。由于擔心技術體系差異影響北約的防御能力,美國促使北約成員國優先在國內考慮聯合研發確保系統互操作。同時,北約計劃建立“印度太平洋委員會”,加強聯盟間協調與互操作性,以維持印度太平洋防御戰略??傮w看,美國正在通過增強技術互操作性,以全面提升太空至海洋、從北約到“印太”地區的全域戰略防御體系。

  第三,“技術聯盟”通過技術權力規則塑造美西方主導的新國際治理體系。二戰后,美國建立了“布雷頓森林體系”,極大地維護了戰后美國在全球經濟與金融霸權體系。而在新一輪科技革命的塑造下,權力內涵、權力結構、權力體系都將發生大變革,為了在新的權力體系下爭奪霸權,美國正計劃設計如“布雷頓森林體系”范式的技術治理體系。新的權力規則體系以“技術安全信任體系”為核心,在數字空間中即表現為“數字信任體系”?!凹夹g安全信任體系”的作用如同美元信任體系一樣,成為技術安全與應用規則的核心支柱?!凹夹g聯盟”以“技術安全信任體系”為中心,通過塑造規則體系重構新一代基礎設施(5G、6G、量子互聯網等),壟斷創新優勢,以供應鏈分層結構約束創新要素流動,限制聯盟外國家開發利用新的戰略空間,嵌入數字稅和碳稅調節機制重構新的國際貿易體系,開發新數字貨幣框架維持美元的全球金融體系中核心地位。

  第四,“技術聯盟”正驅動“跨大西洋聯盟”和“印太戰略”聯盟兩大聯盟體系緊密聯動?!翱绱笪餮舐撁恕蓖ㄟ^建立“跨大西洋協調委員會”實現國家間的戰略兼容性與協調。歐盟委員會2020年12月2日發布《全球變化下的新歐盟—美國議程》強調,建立新的歐盟—美國貿易和技術理事會(TTC),系統協調國際標準制定機構中的聯盟立場,如制定《跨大西洋人工智能協議》等,以建立區域和全球技術標準藍圖?;诩夹g聯盟的基石,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表示,歐盟正在設計新形勢下的“跨大西洋新議程”?!凹夹g聯盟”也正在與美“印太戰略”相關國家加速融合,如印度在2020年展開對中國科技產品的大力封殺,全面審查中國的應用程序和科技公司,澳大利亞與印度將成立“關鍵技術伙伴關系”。隨著兩大聯盟在數字空間領域的加速連接,美國新聯盟體系加速成型。

  第五,“技術聯盟”擴大了全球“技術鴻溝”,加速了國際力量對比失衡?!凹夹g聯盟”構筑了技術擴散的壁壘,而技術壁壘將迫使全球出現技術鴻溝。由于科技創新實力大小影響綜合國力,科技創新能力與綜合國力的大小呈現指數特性。因此,技術鴻溝將導致全球創新發展的鴻溝,科技創新能力強的國家實力將快速提升,科技創新能力落后的國家的實力將加速下沉,使得強者俞強,弱者俞弱,這將導致全球發展出現難以彌合的發展鴻溝。由于“技術聯盟”所構筑的技術壁壘的存在,處于發展鴻溝兩端的國家的發展“屏障”將很難穿透。由于指數效應作用發展鴻溝將加速擴大,導致國際力量對比加速失衡,對全球的安全與穩定帶來巨大沖擊,繼而對全球秩序帶來深刻影響。

  五、結語

  “技術聯盟”本質上是美國及其伙伴國家在新科技革命條件下爭奪新科技霸權的國際聯盟新形態,這一戰略目標是以西方“民主”為意識形態牽引,通過所謂的“技術多邊主義”框架實現多個技術領域的聯盟構建?!凹夹g聯盟”實為排華的、狹義的“俱樂部”模式,是打造霸權體系的機制設計?!凹夹g聯盟”能否成為體系并落地,尚面臨一些分歧與障礙,歐盟在新科技發展進程中傾向于實現技術自主性,歐盟17國已宣布“歐洲處理器和半導體技術倡議”,計劃減少在半導體領域對美國的技術依賴;數據不信任也成為美歐技術聯盟另一障礙,歐洲法院已于2020年7月裁定美歐隱私盾協議失效,新的美歐隱私盾框架談判分歧重重。數據不信任將直接影響西方“技術聯盟”的互操作效能和連接緊密度,這些分歧與數字不信任將在一定程度上阻礙“技術聯盟”的連接深度,“技術聯盟”將隨著國際戰略形勢發展快速演變,并隨著新科技的發展呈現新特點。

  當新一輪科技革命將人類社會推向全新發展階段,新科技革命正成為世界大變局的關鍵變量,這一進程將重塑國際權力體系,推動國際權力結構深度調整。而通過“技術聯盟”的形式爭奪新權力,只會加劇技術鴻溝和發展鴻溝,加速國際力量對比失衡和秩序失序。從人類發展史和世界科技發展史看,科技文明是全人類共有的財富,人類發展史上的每一次科技革命創造的先進科技成果終將惠及全人類福祉。當世界走到大變局的關鍵時間節點,國際社會應拋棄零和博弈思維,采用開放包容、互惠共享的理念推進國際科技合作,運用新科技賦能解決氣候變化、公共衛生等重大全球性挑戰,以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全球安全觀推動全球安全、和平與可持續發展,秉承“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真正讓新科技革命推動人類文明走向新的繁榮。

作者簡介

姓名:唐新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汪書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拳交原千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