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交原千寻

 首頁 >> 讀報
在數字化時代加強期刊版權保護力度
2020年11月06日 15:1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菡 字號
2020年11月06日 15:1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菡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目前,我國很多學術期刊都以加入期刊數據庫的形式實現了數字化存儲、傳播與檢索。數字化時代的學術期刊在傳播方式上發生了根本性改變,這種改變不僅僅局限于介質和渠道的更替,它帶來的是全面的、觸及本質的時代“進化”。隨著數字技術的廣泛應用,期刊資源的版權保護遇到了新挑戰,也迎來了新的發展契機。

  版權保護與資源共享需要達到平衡狀態

  目前,我國現行的版權法規對網絡環境下的數字化傳播適應度有待調整。首先,除“法定許可”的情況之外,都要求“一對一授權”和“先授權后使用”。學術期刊是匯編作品,涉及作者眾多,授權成本較高,有些甚至無法完成授權。其次,現行的版權法律法規,更適應紙質期刊時代以“復制權”為主要權利的版權保護,而今到了網絡時代,“傳播權”占據更大比重。大量的復制,廣泛的傳播,要求版權制度的控制力進一步加強。最后,現行版權法律法規更側重于保護版權所產生的經濟利益,而學術期刊的研究成果所產生的精神權利、無形的價值往往更為重要,也更為作者所看重,但這種價值可能無法得到有效支持和保護。此外,數字出版從業者普遍缺乏版權意識,數字出版物的侵權現象十分普遍。

  版權保護側重于創作者利益,資源共享側重于公共利益,而它們共同的目的是鼓勵更多更新作品的創作,促進社會的發展進步??此泼艿碾p方需要達到一種平衡狀態,這種平衡是技術、意識與利益博弈的結果,需要充分考慮版權涉及的各主體關系,從利益均衡、公平自愿的前提出發進行制度設計。在數字化傳播時代,學術期刊的版權制度設計需要考慮兩個問題,一是版權簽約,二是版權管理。

  在版權簽約時遵守“自愿共享”的原則

  學術期刊版權涉及四類主體的關系:作者、期刊、數字出版商和公眾。作者的作品是版權關系的核心——內容。期刊是其中的關鍵一環,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學術期刊版權困境的出現,源于數字化浪潮中版權法律主體的變化,由傳統的以作者—期刊為主體結構的版權關系,轉變為作者—期刊—數據庫出版商的新型版權關系。學術期刊發表的論文版權,本身就比較復雜,加入數據庫出版商主體之后變得更為錯綜復雜。

  在這三者關系中,起關鍵作用的本應是期刊,然而目前期刊的重要性并沒有體現出來。期刊作為直接與論文著作權人接觸的主體,必須正視版權意識嚴重不足的現狀,致力于與作者簽訂表述明確、流程規范、自愿平等的版權協議。在簽訂版權協議的過程中,應當遵守“自愿共享”原則。所謂自愿共享,是指在數字化傳播過程中,在不違背相關法律法規的前提下,尊重著作權人自己的愿望和要求。要實現著作權人的自愿共享,期刊必須承擔更多責任。期刊與作者之間的版權協議,可以考慮采用分級制的“要約授權”模式,由期刊發起要約,由作者自行選擇。要約授權是指在作品中附加版權授權聲明,復制傳播者如果愿意接受版權聲明的條件,即可按照此聲明的方式自由使用該作品,而不必額外獲得版權人的授權書。雖然要約授權是作者的授權聲明,但由于期刊發表論文的特點,通常由期刊來起草和發起比較方便。這種期刊對作者的要約授權仍然是格式文本的一種,格式文本的方式可以節約授權成本,也更規范合法,方便進行管理。針對學術期刊要約授權一對多的形式和論文短作者多的特點,為充分尊重作者的版權要求,期刊可以把雙方的版權權利依次羅列,分為數個等級,由作者自由選擇。除必須保留的權益,如作者的署名權和作品完整權,其他的權益可由作者來決定,在此基礎上確定每篇文章的授權級別。

  探索統一管理模式

  期刊和作者之間簽訂的版權協議之所以建議采用分級制要約授權模式,是為了在充分尊重作者權益的前提下,提高授權效率,降低授權成本。對與單個作者簽訂的版權協議進行數字化統一管理,實際上就是一種數據量較小的版權集體管理制度。而在數據庫出版商和期刊之間,更應該實行一對多的集體授權和管理方式。因為,不同級別的版權關系管理起來難度系數會進一步提高,必須依賴統一的格式文本和統一的管理模式,這就需要進行自上而下的版權設計和集體操作,對期刊相關版權進行統一管理。

  目前大部分學術期刊處于完全或部分財政撥款體制之下,大多屬于國家支持的公益事業。而數據庫出版商在一定程度上是商業行為,通過數字出版復制傳播來獲取利潤。兩種不同制度模式的對接需要管理與監督,以便更好地踐行自愿和公平原則。這正是版權集體管理制度的必要性和優勢所在。為了改善版權亂象,目前我國期刊界需要專門機構或組織來管理和監督作者、期刊與數據庫出版商之間的版權關系。這種機構可以考慮由行業聯盟組織來承擔。2005年《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已經正式實施,不過在執行方面還處于起步階段。期刊界還沒有正式的著作權管理組織。來幫助分散的期刊加強版權管理,監督數據庫出版商的版權使用,保護期刊和作者的版權利益,在侵權行為發生時快速進行版權追索,以及建立方便操作的期刊作品版權交易平臺。

  學術期刊在短期內可能無法實現理想化的版權管理狀態,即便是建立了完善的版權制度,或許仍有一些問題無法納入數字化管理。比如,對于數字化潮流之前發表的論文,作者無法找到或者找尋成本太高,或者歸屬關系發生變更,都會產生一些無法獲得授權的作品。對于這種無授權作品,可以考慮采用先使用再補償的辦法,這是一種例行情況之外的補救措施。將來,補償金追索的工作也可以由專門的版權管理機構來承擔。

  如何把握時代需求與現有條件的平衡,是期刊人必須考慮的問題。我們需要心懷未來,腳踏實地,嘗試以多種辦法、多種手段來處理學術期刊的版權保護與資源共享的關系問題。

 

  (作者單位:河南省社會科學院中州學刊雜志社)

作者簡介

姓名:劉菡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拳交原千寻